哈尔滨小说网 历史军事 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 第23章 人生如戏

第23章 人生如戏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| 作者:北小端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从吃奶的娃娃再重新长大一回,南姗一直以为这个过程,会很苦逼,很枯燥,但是,她现,投胎在南家,人生真是半点不寂寞,隔三差五就有戏可听。

    元启九年的后半年,林氏的心脏几乎在坐过山车。

    八月上旬,被划伤脸的南娆,在精心调养数月后,终究还是留了两道疤痕,南娆一向爱美,如今惨遭破相,心可想而知,疯得几乎要拆了屋子,林氏抱着抓狂的小闺女,母女俩双双痛哭,但是,除了哭,她们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罪魁祸秋姨娘,本就是浮萍飘零的一介孤女,唯一的女儿被无辜害死,还没有得到任何公道,她早无生念,杀南娆未遂后,已然引颈自杀,至于又一次护主不力的刘妈妈,已被林氏狠打一顿板子,瘫痪在床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崔妈妈说,因果自有其轮回,善恶到头终有报。

    南姗想了想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若非南娆害了南娅,又无丝毫悔改之意,更兼南老夫人与林氏纵容包庇,秋姨娘也未必会如此决绝,人生在世,谁不想好好活着。

    林氏正为幼女伤春悲秋之际,忽有一则好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她一直未曾有孕的二女儿南婷,终于怀上孩子了,林氏知晓这个喜讯后,郁结的心大有缓解,又打起精神,派人送了好多东西给次女,表示她当娘的关切之。

    没过两天,让林氏糟心的事儿又来了。

    中秋节次日,出嫁的第三女南娴,终于携夫归来。

    南娴被调|教地活生生瘦了一圈,莹润的圆脸盘,都削成了尖下巴,对着丈母娘,三姑爷赵柏泓的脸木木讷讷,比南瑾还能面无表,林氏却说不出一句重话,这会骂人家一句,人家会不会拂袖离去暂且不知,但是回伯府后,绝对不会给南娴好果子吃,所以,只得强忍怒气,还要给新姑爷说好话。

    因南家长房唯一的儿子南毅年幼,赵柏泓便由年岁差不多的南屏接待,俩年轻的小伙子倒能聊的来,至于,和林氏说私房话的南娴,又哭成了泪人,诉说自己当媳妇的心酸历程,林氏也跟着抹泪,又是一场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入了九月,病愈后的温氏,皮肤润泽,眼波流转,活似又年轻了好几岁,衬得心烦恼的林氏,活似一位年迈的老妪,连比温氏年龄小的叶氏,看了也嫉妒地要死。

    至于重新出现在人前的南姗,被养的活脱脱像一枚喜褔娃娃。

    白嫩呼呼的肉脸颊,乌黑溜亮的大眼睛,挺翘秀丽的小鼻子,粉泽细润的小嘴巴,还能开口从祖母喊到大伯母再喊到三婶娘,更兼能在地面自由自在地走动,动作有些生硬地行请安礼,震得林氏直瞪眼珠子,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。

    温氏和南瑾却都很淡定,女儿成长的节奏,与四个儿子的况基本吻合,他们一点都不表示惊讶。

    连一向对南姗不假颜色的南老夫人,都不由多瞅了南姗好几眼,南姗喊南老夫人祖母的时候,表现的是怯生生我怕怕的模样,被南老夫人多看好几眼后,南姗立即甩着我怕怕的哭腔,投入到了面瘫爹的怀抱。

    南瑾抱着一向乖巧的小女儿,蹙眉。

    南老夫人被南姗的反应差点噎死,她明明什么重话都没说,你个小丫头当老娘是洪水猛兽,还是财狼虎豹啊。

    当然,让南姗自己形容自己,她认为,她只用一个肉巴掌,就能把同岁的南毅小弟弟摁趴着不动,谁让她壮的像头母猪,南毅弱的像只瘦猴呢,穿越大神,求瘦!

    年龄只相隔十几天,南毅和南姗的各项表现,却有着天壤之别的差距,让林氏本就抑郁的心,更加暴闷烦躁,自己的小儿子还站不稳,只会语模糊地零星说几个称呼,南姗却已有了几分小大人的模样,心里那个恨啊。

    南姗嗤笑,她除了睡觉之外,每天都在学习好不好,练走路,练说话,练数数,虽然她本来就会这些,但是,她有时也想撒娇偷懒,温氏会温柔却执着地让她继续……哪有你儿子的好福气,每天被当成小祖宗似的供着,哭一声,嚷一声,立即心肝长宝贝短地哄着。

    亲子教育,要从娃娃抓起噢。

    九月中旬,从威远伯府传来一则喜讯,南娴……怀孕了,已有一个多月的身子。

    南姗掰着指头算了算,南娴七月二十五出嫁,至今为止还不到两个月,也就是说,新婚头一晚的洞房,赵柏泓便准确射中了十环箭靶。

    南姗竖拇指表示,娴姐姐,你好运气噢。

    这消息,可喜坏了林氏,威远伯府赵家的孙子辈,子嗣挺单薄,来传话的南府陪嫁嬷嬷,说威远伯夫人挺看重这一胎,便不再让三小姐整日站规矩,嘱咐她好好安心养胎,还赠了许多补品给三小姐养身,连三姑爷都常去看三小姐了。

    林氏直乐得满面春风,她的娴儿可算守得云开见月明了。

    春风拂面的喜消息,维持的好景不长,还没入十一月,报喜的陪嫁嬷嬷,又惨淡着脸回来报愁,南娴……小产了。

    林氏只觉五雷轰顶,眼冒金星,直直瘫软在了椅中。

    据说,喜怀上身孕的南娴,自觉腰杆粗壮了,对和她说风凉话的嫂子们,也敢昂着脖子呛声回敬了,对老公房里几个通房丫头,也气势呼呼地颐指气使起来,然后,某一天,南娴就莫名其妙……小产了。

    南娴小产的原因,表面上查无可查,自南娴怀孕后,威远伯夫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