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尔滨小说网 历史军事 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 第33章 皇帝王爷也会伤不起

第33章 皇帝王爷也会伤不起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| 作者:北小端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被明目张胆算计的南瑾,回到院里后,伸手轻拉闺女脑袋上的小辫子,颇有闲逸致地逗问南姗:“姗姗,你给爹爹算算,你娘离家几天了?”

    南姗掰着肉呼呼的小指头,装模作样数了数,才甜声笑着回答:“五天了。”

    南瑾点点南姗的挺翘鼻子,和声道:“答对了,爹爹弹曲子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南姗扑闪扑闪大眼睛,腹诽面瘫爹:老爹啊,要论诗词书棋,您的水平真真是极好的,可这修身养性的弹拨古琴,您这半路出家的和尚,能不在佛祖面前舌绽莲花么,真真是要荼毒您闺女我的耳朵了,顺便也真真丢尽了您古琴师傅温氏的脸面了哎……

    南姗默默吐槽老爹时,南瑾已横琴在膝,指尖拨捻勾挑,出温润静透的琴音,若温氏弹琴的技艺,用未成曲调先有来形容,那么南瑾鼓弄七弦琴的水平,大概也就是曲到半路仍懵懵的境界。

    萌萌哒的南姗,乖巧地抽着小下巴,聆听老爹弹神一般的曲子,神曲,吾辈凡人实在听不懂,但是,老爹的面子还是要给的,于是,南姗十分努力地听到入神,已呈星星闪光眼的崇拜之状,唔,好吧,她快听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时,琴音伴随着颤抖的余韵之声,忽止。

    南瑾按在琴弦的动作停下,打了个小机灵的南姗,凑近脑袋瞅了一瞅,软糯糯着朦胧的音调道:“爹爹,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琴弦断,遇知音……”南瑾低声感慨着,瞥了瞥一旁神色懵懂外加睡眼惺忪的白胖闺女,不由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南姗继续默默吐槽:琴弦断,并非全然遇知音,也有可能是碰巧坏了。

    南瑾把温氏的琴弦拨断了,自然要替她修好,所以,闭门深居许久的南瑾,决定亲自出府一趟去暮音斋,南姗得知后,搂抱着南瑾的小腿,仰着眉目精致的嫩脸,天真的笑语溪溪:“爹爹会带我一起去么?”

    南瑾摸了摸趴在腿上的俏闺女,淡声道:“不带,姗姗就留在家里玩。”

    南姗忽闪忽闪眼睫,仍是笑眯眯的无邪:“爹爹,娘不在,爹爹也不在,那我可以去找大哥哥玩么?”

    南瑾想了一想,居然罕见地叹了口气:“姗姗还是跟着爹爹玩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入寒冬,仍有晴天,待温暖的阳光洒满大地时,南瑾拎着快裹成大圆雪球似的南姗,坐着暖和的轿子出门溜达了。

    街头人声鼎沸,南姗已许久没见过人流摩肩擦踵的景,好奇归好奇,南姗却不能掀轿帘往外瞅,她曾经“不懂事”地掀了一回,好嘛,也不管她听懂听不懂,温氏当时就搂着她,柔声细语说了一堆大道理,最中心的意思就是,女孩儿家乘车乘轿,是不能随意乱掀帘子的。

    不过,当时面瘫爹望着着美人娘的表,貌似十分高深莫测,美人娘还很不好意思地笑推了好几把面瘫爹,咦,你俩是有啥神秘兮兮的过往嘛,也不说出来给你们闺女解解闷,光眼神沟通,谁能看得懂啊。

    一路行至暮音斋门口,轿夫止步落轿,景福从外头打起厚重的棉帘,南瑾掐着闺女的小肥腰,本要抱她出去,却听南姗细细润润的小奶音要求道:“爹爹不是说我太胖,都抱不动我了么,我可以自己走,不用爹爹抱啦。”

    南瑾嘴角微翘,乐了:“好,姗姗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南姗眉眼弯弯地拉着南瑾,笑嘻嘻道:“我和爹爹手牵着手走。”嗯,万一没走稳,有人拖一把,也不会摔得太难看。

    南瑾宽阔温暖的大手掌,攥着小闺女柔软的小嫩手,一高一矮地出了轿子。

    南瑾穿着莲青色的宽袖长袍,外面还裹着一件纯黑色的披风,长近垂地,南姗里头穿着暖和喜庆的红棉衣红棉裤,外头又罩一层雪白的狐裘长裳,然后,在街对面醉客居二楼窗口某人的视线中,不苟笑的大黑,牵着喜笑颜开的小白,双双走进了暮音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,醉客居二楼的一间厢房内,正坐着这天下间最至尊至贵的亲兄弟俩,一个是当今皇帝萧元德,另一个是皇帝的同母胞弟睿王爷萧元哲,这俩被当今太后伤得不轻的难兄难弟,今日勾肩搭背地微服出宫来散心了。

 &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