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 日常+5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| 作者:北小端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钱太子妃抱儿子的速度,比较可观,但是最后的结果,比较悲催。

    头一个儿子堪堪活了一百天,就那么眼睁睁没了,第二个儿子差一天就满周岁,刚巧要能达到上皇室玉牒的标准,然后又……眼睁睁没了,名字没记到皇室玉牒之上,这俩儿子生了也等于没生,第二回本就产后伤身不浅、还未调理得当的钱太子妃,眼前一花,病晕倒了床榻。

    又一次喜事变哀事,一向活力四射的钱太后,她再唯我独尊,也没本事去和阎王爷抢人,也被气厥过去了。

    太子萧清斌十六岁成婚,到如今已四个年头,膝下一个子嗣也没落着,皇帝不悦的哼了一哼,要为太子聘两个侧妃,病中的钱太后横加阻拦,斥责皇帝道:“斌儿跟前还没落下嫡子,难不成要先弄个庶子出来不成?”

    皇帝萧元德挺烦嫡庶之别,嫡子又怎样,最后当皇帝的还不是他这个庶子,皇帝只反问钱太后:“太子妃身子未好,数年内都不易受孕,母后是要让太子一直无后?清远和清伦两个做弟弟的,他们的儿子可都已记到皇室玉碟了。”

    钱太后和钱皇后商谈之后,向皇帝提了两个人选,一是钱家庶出的女儿,二是令国公家十分正派的嫡支嫡出小姐。

    太子侧妃,名头听起来气派,实际上还不就是个妾室,令国公府听到风声消息后,那位小姐立即冒出一位指腹为婚的未婚夫,开玩笑,国公府正派嫡出的小姐,聘给太子做正妃都绰绰有余,如今竟要被聘去做妾室,还是和一个暴户家族的庶女同被聘去做妾,令国公世子夫人气得牙根后槽都痒痒,恨不得一口咬死姓钱的那个老疯婆子……

    钱太后一看相中的第二人选订了亲事,纵然心里相当不悦,也不能明着拆人家的姻缘,于是继续挑选合适的,第二个被挑到的是豫国公府,是豫国公沈茂文兄弟的嫡出闺女,那闺女在家里也是当成明珠宝贝疼的,岂能为人妾室,于是也迅速订好了一门亲事,极其郁闷的钱太后,咸猪手又探向了第三家……

    于是乎,京城中刮起了一阵热闹的嫁女风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慧姐姐,你看我小弟弟吐泡泡的模样,好看不好看?”南姗趴在南梵的摇篮边,轻声问六岁半的沈佳慧。

    沈佳慧一张俏丽的小瓜子脸,明眸皓齿极是清丽,头戴一对精巧的白玉环,声音也轻轻的: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守候在一旁的康妈妈温声低笑道:“两位小姐,小少爷正睡得香呢,咱们别打扰他,等他睡醒了,再来看小少爷好不好?”

    南姗冲沈佳慧摆摆手,低声道:“慧姐姐,咱们先出去吧,脚步轻点儿,别吵醒小梵,他一醒就会哭的。”

    回到正堂坐炕,豫国公夫人邱云蓉搂着沈佳慧,笑晏晏问:“佳慧,可看过梵哥儿了?”

    沈佳慧语态温雅,抿嘴而笑:“看过了,母亲,梵哥儿生得好俊俏。”

    邱云蓉眸光流盼,似笑非笑地望着温玉珑,哼哼笑道:“你温姨可是百里挑一的美人,她的闺女和儿子,想丑些都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南姗捧着肉呼呼的脸颊,笑眯眯道:“邱姨,你是在夸我很漂亮么?”

    温玉珑伸指戳向南姗的额头,笑骂道:“你个小丫头,就知道臭美!”

    南姗知道邱云蓉这回来访,一是来看温氏和新生的南梵,二也是来偷骂钱太后来着南姗幼年没少听钱太后的事迹,许多皇家公候家的消息,南姗都是听邱氏爆料出来的,作为公爵府的当家夫人,她可没少去皇宫赴宴,对钱太后张牙舞爪的模样,早膈应的腻烦了,你是尊贵的一国太后不假,可你的谈举止,也要配的上你的身份才是,公众场合之上,你做不到雍容优雅,起码也端方柔和些,萧国是礼仪之邦,你在筵席上动不动就横眉立目、拍桌喝骂,当她们全都是你家奴才呀。

    被温氏戳脑门的南姗,笑得乖巧可爱:“娘,邱姨,你们继续说说话,我带慧姐姐去玩儿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笑嘻嘻地招呼沈佳慧道:“慧姐姐,咱们去我屋里玩吧,我养的两盆铃兰都开花了,一盆白的,一盆红的,可好看了,你要喜欢的话,我送你一盆,还有,我爹爹新送了我一只鹦哥,我正在教它学说话呢,可有意思啦……”

    待沈佳慧和南姗手牵着手出去,邱氏端着茶碗,轻轻吹着:“啧,你家老爷可真疼姗丫头,每天公务那么忙,还亲自教她读书写字,三天两头送她好吃的,……我家慧丫头,现在一看到她老子的冷脸,话都不敢大声说了,唉。”

    温氏笑道:“那是佳慧长大懂事了,有了大姑娘的样子,姗姗这丫头,现在还一心只想着玩呢,她脸皮又厚,对着我家老爷的冷脸,也笑得跟朵花似的,见他爹揉脖子,立马就趴到背上去捶肩了,她老子再想当严父,也绷不住脸了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轻叹了口气,又道:“去年那回,我老爷病了好些日子,怕过了病气给我们娘儿俩,便不让姗姗去看他,这小丫头老是偷偷溜过去,她老子虽然嘴上没说啥,可心窝里高兴着呢,以前十天笑一回,现在都改三天了,说来说去,也不过是我老爷疼爱姗丫头,姗丫头也知道心疼自个爹,若老是一边热乎乎的疼,那才能热多久……阿蓉,人的脸可以是冷的,可心里却是热的,沈国公只要不是我家老太太那号人,你让慧丫头在国公跟前,多尽些女儿的孝道,你看他还能不能绷得住脸。”

    邱氏饮了一口香茶,放下茶碗,笑道:“我晓得了。”忽而眼波一动,压低了声音,有点幸灾乐祸地问道:“阿珑,你这回又生了儿子,你家大房和三房那里都是个丫头,你家那个老太太……”

    温氏微微一笑:“唔,气得半个月都没吃好饭……我老爷也没理她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阔别阳光许久的南娆小姐,在去年林家老太爷过世时,终于被南老夫人放了出来,南姗与她初逢面之时,南娆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南姗打量,南姗语气天真,笑颜无辜:“这位姐姐是谁呀,我怎么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