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尔滨小说网 历史军事 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 第10章 28-世事如刀(上)

第10章 28-世事如刀(上)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| 作者:北小端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刚娶过门的儿媳妇,又不能用七天无理由退货给送回去,被儿媳妇顶撞、被亲家母咆哮、又被婆婆教训的叶氏,胃里活似堆满了各种调味料,除了甜味,酸苦辣咸一样都不缺,每每看到二房婆媳和睦、笑晏晏的场景,叶氏心里顿时就更不是滋味了,奈何木已成舟,后悔也没用。

    南婵和南娜的婚期,前后相差不过小半个月。

    温氏给南婵添嫁妆时,也一道给南娜添了些,嫡庶毕竟有别,温氏封银子三十六两,另有新打造的簪环珠钗数只,衣料布匹也赠了五匹,并温嘱托南娜,那顾母是个厚道人,到了婆家后,要体贴丈夫,孝顺婆婆,不可忤逆轻慢,顾家现在家底儿薄,也无甚大碍,只要顾仁文上进,以后日子只会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皮埃斯补充,南瑾最喜欢务实上进的后生,另外,今年中榜的进士,已由吏部分配至各处,顾仁文去了挺热门的部门户部,南砚则进了大理寺。

    四月初三,日光明丽,南婵出嫁。

    南婵出门子的场景,搞得和南娴出嫁威远伯府时一般风光,因着女儿是高嫁,叶氏为免女儿在妯娌间腰杆子不够壮实,在备嫁妆时可下足了血本,每一抬嫁妆都沉甸甸的份量十足。

    三日之后,南婵携夫回门,小夫妻看着一切正常,叶氏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四月十六,和风徐徐,轮到南娜出嫁,因继母小杨氏肚皮已鼓的老大,行动起来颇为不便,南娜的出嫁事宜,便由温氏一手全程揽包,把南娜也热热闹闹送出了门,此事温氏做得挺开心,美其名曰:为以后嫁闺女练一练手。

    嫁闺女什么之类的话语,听得南姗直拿帕子掩脸装羞羞,顺带娇嗔:“娘说什么呢,女儿才几岁……”人家差一个多月,才刚满九岁好么。

    温氏看着娇俏女儿的小小羞态,笑得十分不厚道。

    南婵和南娜出嫁之后,接着该谈婚论嫁的姑娘,便轮到了十四岁的南娆,对于南娆的终身大事,温氏只想呵呵呵,那个疯丫头,她才懒得管,温氏压根不想管,可偏偏有人求着温氏管,此人正是南娴。

    世事如刀,刀刀无。

    八年的媳妇生涯,把南娴从天真骄傲的千金小姐,打磨成面容憔悴的深闺怨妇,夫君的数个子女,无一是她的亲生骨血,她养着他们,却也要防着他们,每一日无趣乏味的生活,都像是在温吞的火中慢慢煎熬。

    与已走下坡路的襄中伯府对比,威远伯府的展势头,正呈旺盛向上的蓬勃之姿,南娴的夫君赵柏泓,他的前两位兄长的仕途颇好,很给威远伯爷增光长脸,相较而,赵柏泓为家族做的贡献,就不那么给力了,实力决定家庭地位,南娴一直被伯府中的头几房妯娌压着一头。

    作为伯爵府的儿媳妇,南娴的穿戴自然光鲜亮泽,鬓间插着一支缀宝攒花的大金簪,簪头垂下的长珠珞在耳边摇晃不停,南娴的语音十分温蔼,面容甚是诚恳,殷殷致歉道:“二婶,娆儿她以前不懂事,惹您和二叔生了好些气,她如今已然知错了,二婶大人不记小人过,就不要与她一般见识了,侄女在这里也给二婶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温氏轻轻撇着碗中嫩绿的茶叶,客套着轻笑道:“都是一家人,有什么罪不罪的。”

    南娴微抿唇角,柔柔的微笑:“二婶还是这样的好脾气。”忽而话锋一转,面露悲伤低声道:“二婶,我娘她走的太早,看不到娆儿嫁人,也看不到毅哥儿娶妻……”看了看温氏的神色,再缓缓低语道:“我那后娘……素不与娆儿亲近,娆儿明年就要及笄了,她的终身大事,只怕是指望不上我那后娘,祖母她年龄又大了,也没精力为娆儿操持,侄女想请二婶多多上心……”

    又一次在隔间午睡的南姗,又一次默默偷听外头的谈话,啧,南姗很想纠正一下南娴女士的用词,小杨氏哪里是不与南娆亲近,分明是南娆每次见了小杨氏,各种高傲鄙视加瞧不起,小杨氏这个后妈,委实当的一点也不后妈,她对南娆的政策是,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,故而小杨氏在有孕之后,常避在屋中深居简出,南姗很少见到小杨氏单独出来溜达,偶尔见到,也是南珏大伯扯扶着她出来散步,至于南老夫人,她年龄的确是不小了,但南姗不认为她没有精力折腾,叶氏三婶娶回来的母老虎儿媳妇,着实把南老夫人气得不轻,事后,南老夫人唾沫横飞着,足足骂了叶氏一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南姗轻轻揉着脸颊,只听外头的温氏四平八稳地答道:“婚姻大事,自来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,我一个做婶娘的,怎好插手干预,你爹对娆丫头的事儿,想必心中已有盘算。”

    南娴捏着帕子掩面泣道:“自我那小后娘进门,我爹对娆儿愈不喜,常有责骂,现如今,我那小后娘身怀有孕,我爹只关心她肚里那个,娆儿……只怕早被抛到脑后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偷听的南姗默默补充——摊上这么一对不靠谱的儿女,南珏大伯对未出生的小生命充满期待的心,南姗完全可以理解,怎么着,女儿傲得眼珠子长到了脑门顶,儿子更是将眼珠子长到了后脑勺,这俩扯着老娘威风的不孝儿女,都不把他这个爹放在眼中,还不允许他盼望再来一个乖乖的儿子么!

    温氏慢吞吞与南娴打着太极拳,劝慰道:“怎会?娆丫头到底是你爹的亲生女儿,还能一辈子将她养在府中不成?你爹肯定会为她寻一门好亲事的,你就别忧心了。”

    南娴垂着头,继续低泣道:“虽然女不母过,可侄女知道,我娘生前对二婶多有怠慢,二婶心里定然还是有气,侄女替娘向您赔罪……娜妹妹的亲事,二婶都帮了忙的,便也可怜可怜娆儿吧,侄女不求娆儿高嫁,能嫁得门当户对的人家便好……二婶,我在赵家的形,二婶想必也清楚,若我有心有力,必不会求二婶劳神费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南姗无语地翻翻白眼,伸出手去,挥手打落长榻边矮几上的碗,伴随着瓷碗碎裂成片的清脆声音,南姗惊惶恐惧的声音响起,急叫两声:“娘!娘!”

    温氏听到里头的动静,很快走进来,坐到长榻边,揽抱着小女儿忙问:“怎么了,姗姗?”

    南姗将脑袋伏趴在温氏怀中,香香暖暖的,已经是再熟悉不过的味道,南姗一阵后怕地嘟嚷:“娘,我刚刚做了个噩梦,梦到有东西一直在追着我跑,它跑得好快好快,最后它一口咬断了我一条腿,女儿就……吓醒了,呜呜,好可怕呀……”

    温氏拍着南姗的后背,柔声哄道:“好啦,好啦,做梦而已,别怕,娘在这儿呢……”哄着哄着,便又把闺女当成小婴孩般慢慢摇了起来。

    被噩梦惊醒的南姗,打断了南娴与温氏的谈话,南娴也只能暂时作罢,对南姗安慰了几句,便向温氏告辞离去了。

    南娴走后不久,南姗也被温氏‘抚慰’好绪,平定好绪的南姗,对温氏明知故问道:“娘,娴姐姐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温氏执着一柄玉梳,动作优雅的替女儿梳头,闻答道:“为着你娆姐姐的事儿,让娘也给她找婆家。”

    南姗拿着一串红珊瑚手串,放在阳光下照射着赏看,嘟囔道:“真是的,这个找您做媒找媳妇,那个求您帮忙选女婿,娘既不是媒婆,又不是月老,干嘛都来找您啊?”

    温氏替女儿在头顶绾了个小小髻,两侧各簪了一枝粉白玉钗,钗头是温婉的莲花状,将打扮好的闺女拉在跟前,细细打量片刻,又为她戴上两只耳坠,才道:“姗姗,你说娘要不要对你娆姐姐的事儿上心?”

    南姗眨眨眼睛,眸光清澈,撅着粉润光泽的小嘴巴,趴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