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尔滨小说网 历史军事 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 第01章 18-第110章

第01章 18-第110章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| 作者:北小端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在南姗被新一任文状元郎毛思恩求亲时,身边的侍女丹露又遭到了南毅的垂涎,也快十五岁的南毅,终于懂了点事,但却不是什么正经事,南毅自十四岁开了□□后,便跟抽烟酗酒赌博一般上了瘾,不过大半年的功夫,屋里服侍的丫鬟几乎被他淫了个遍,前一段日子,在南老夫人的纵容之下,他还将小杨氏身边的丫鬟讨去睡了俩,如今见十三岁多的丹露,出落得愈水灵,一颗色心又忍不住蠢蠢欲动中。

    丹露哭得一双眼睛红肿似桃,跪在南姗的腿边呜呜咽咽道:“……小姐,求您别送我去七少爷那里,他屋里已收了那么多姑娘,个个玩两天便抛到了脑后,奴婢自打入府服侍小姐后,忠心耿耿,绝无二心,求您别送我去跳那火坑啊……”

    南姗瞧着丹露哭得泪涕满面,忙道:“夏枝,你把丹露搀起来坐着,让人打盆水来,给她先洗把脸。”夏枝应下,将几乎趴在地上的丹露,捞起来坐到小板凳上,顺便劝道:“丹露,你别一直哭啊,小姐不是说不会答应的嘛……”丹露半抬着头,泪眼朦胧地哀声道:“可老夫人她同意了呀,已叫了婆子来给我传话,让我收拾好东西,就去七少爷院里服侍。”

    南姗忍住粗口骂祖母的冲动,冷哼一声:“你的身契在我这里,你是我的人,只用听我的话便是,去好好洗把脸,然后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我就不信了,倘若我不交人,谁还敢打我一顿。”

    儿子愈来愈不听话也就罢了,现在连个小小孙女也敢和她叫板,明确下了命令却被直接忽视的南老夫人怒了,随即派人传南姗过去问话,夏日本就烦躁,南姗又被南老夫人气了一肚子火,尼玛的,活生生的一个人,连商量都不商量,直接下令来要人,还只让个老腌臜婆子顺便说一声就完事,当她是透明人啊。

    南姗平静着脸才给南老夫人请了安,南老夫人就怒拍桌子吼了起来:“好啊,你们一个个长大了,翅膀都变硬了,连我说的话都敢当成耳旁风,刮刮就算完事了!啊!”怒的南老夫人旁边,南毅坐在一旁趾高气昂地笑。

    南老夫人啰嗦了一大筐话,南姗只淡声回答四个字:“孙女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?”南老夫人高声反问一句,接着继续怒:“那我让你身边那个什么露的,调到毅哥儿院里去服侍,你为何扣着不放人?”南毅在一旁以撒娇状的口吻,适时的补充:“祖母,她叫丹露。”

    忽略南毅,南姗木着脸回道:“人非草木,孰能无,那个丫头,孙女已用惯了,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南老夫人不由嗤之以鼻:“不过就是个丫头,你有什么好舍不得的!”南毅昂着尖削的细下巴,嚷嚷道:“大不了我也拿个丫头和你换,不让你吃半点亏,这难道还不成么。”

    再度忽略南毅,南姗凝声道:“我喜欢她给我浇的花,所以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南老夫人摆了摆手,颇不耐烦道:“我管你喜欢她浇花还是种草,我只问你,把那个丫头拨给毅哥儿,你给还是不给?”南毅这回不说话了,只抽着下巴等待让他满意的结果。

    南姗静静吐出两个字:“不给。”

    威严和脸面受到严重的挑衅,南老夫人顿时又毛了,再度吼道:“你说什么!你敢违逆我的话!”南毅也甚是同仇敌忾地横眉竖目,大声道:“反正你就快要嫁人了,你的丫头又不会全部带走,送给我一个又能怎么样!亏你还是做姐姐的呢!”末了,又补充道:“连祖母说的话,你都敢不听,你这是大逆不道,不孝顺祖母!”

    南姗瞅了一眼南毅,反问:“我不孝顺?”既而轻笑一声,朗声诵道:“何为孝,德之本也,教之所由生也;身体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孝之始也;立身行道,扬名于后世,以显父母,孝之终也;何为孝,始于事亲,中于事君,终于立身,此才为孝……另有,孝子之事亲也,居则致其敬,养则致其乐,病则致其忧……依我看,毅弟弟你才是真正的不孝顺。”

    被指不孝,南毅大怒,喝道:“你少和我掉书袋!你不听长辈的话,你才不孝顺!”

    南姗悠悠笑道:“毅弟弟,我方才所诵,正是孝经中的开宗明义章和纪孝行章,此乃考取童生的必考科目,毅弟弟该不会不知道吧……我记得毅弟弟常对祖母说,以后定要考取功名,为官做宰,给祖母脸上增光添彩,祖母听了不知有多高兴……可是,倘若毅弟弟连孝经都不曾熟记,别提为官做宰了,恐怕考个功名都很有难度啊……毅弟弟只比我小半个月,说起来也是十五岁了,咱们南家好几位哥哥,在十五岁时都是秀才了,毅弟弟既有为官做宰的远大志向,为何现在连个县试都还没考过啊……毅弟弟对祖母说过的话,该不会只是哄她老人家开心吧……”

    南毅涨红了面皮,指着南姗结巴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随即狠狠一甩头,甚是理直气壮道:“我当然不是哄祖母开心,街上算命的先生都说了,我以后一定能当大官……你少扯东扯西,你说的这些,和把丹露拨给我有什么关系!”

    南姗再笑道:“街上算命先生的鬼话你也信?他们还说我以后能当皇后娘娘呢,这话毅弟弟信么……依我看,要是毅弟弟少看几眼漂亮丫头,老老实实多看几本书,说不准明年真能考个童生呢。”接着皮笑肉不笑假笑道:“姐姐不愿将丹露拨给毅弟弟,其实是怕耽搁毅弟弟念书,姐姐一片好心好意,毅弟弟当真不明白?”

    见南毅又要开口说话,南姗压根不停地继续说下去:“若是当真不明白也无妨……丹露已服侍了我五年,主仆一场,我的确很舍不得她,追根究底,毅弟弟想要丹露过去,无非就是瞧着她好看,京城里漂亮姑娘多的很,毅弟弟不是觉着你院里的丫鬟不合心意么,祖母最是疼爱毅弟弟,想来你说点好话求求祖母,再单独给你买一、二十个漂亮丫鬟,也不在话下,若是新买来的丫鬟还不合毅弟弟的心意,你可以求祖母继续给你买,直到你满意为止……”其实,南姗的心里话是,直到你x尽o亡为止。

    南姗脸不红气不喘,洋洋洒洒说完一大篇话后,最后扭头问南老夫人:“祖母,您老人家以为呢?”

    南老夫人也没老到完全变傻冒,南姗里外都透露出两个意思,一是南毅念的书还没她多,凭这么点本事,还痴人说梦考什么功名,二就是南毅十分贪花好色,遂横沉着脸道:“方才那些话,是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能说的么……好了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南姗当即行礼告退,她本来还以为要再辩论好一会儿呢,刚扭过身,已听到南毅哭着声腔道:“祖母,你不疼孙儿了么,不过就是个丫鬟嘛……”南姗挑帘出屋之时,南老夫人已轻声骂道:“哎哟,你这个小冤家,你院里的丫鬟哪个不是水灵灵的,毅哥儿呀,你都快十五岁了,眼瞅着也能说亲事了,你要是没有个功名傍身,可说不到大户人家的好媳妇,毅哥儿乖,听祖母的话,读书才是正经事,等你考上了童生呀,祖母就给你把那个什么露的要过来……”

  &nbs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