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尔滨小说网 历史军事 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 第03章 02-第148章

第03章 02-第148章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| 作者:北小端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萧国朝例,由皇帝亲自主持的朝会,每日寅时二刻即寅正开始,无需入皇宫参加朝会的官员,卯时二刻即卯正务必到衙门办公,凡有无故迟到者,轻则罚俸,重则挨揍,在天子脚下当官的,基本都力争赶早去上班。

    南府所坐落的地段,离皇宫挺有一段距离,是以南瑾老爹每日几乎不到丑时就要起床,日复一日地摸着黑去上班,南姗表示很敬佩,也很无语,古代公务员的作息制度,真是太那啥了,萧清淮的郡王府地段颇佳,离皇宫和各机要衙门都较近,总的来说,他还能多睡一小会。

    萧清淮正式去上班之前,曾被皇帝老爷召进宫中谈话,回来后对南姗说他和萧清裕每日也要跟着临朝‘听’政,听完之后,再去工部学习,南姗噢了一声,别的啥也没说,只道:“那王爷要再早起一个时辰呢。”

    南姗对自己半夜能主动醒过来,相当没有信心,所以就寝前对值夜的人千叮万嘱,一定要看好时辰,若小五同志第一天上班就迟到,她这个当人媳妇的,绝对会被全京城笑话死。

    兴许是心中有负担的缘故,次一日,萧清淮刚偷偷摸摸将胳膊从南姗颈下抽出,南姗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,张嘴便问:“时辰没晚罢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尚未坐起身,还维持着半侧身的姿势,肩头散着一大片浓黑的长,见南姗睁眼醒来,笑了一笑:“早着呢。”

    南姗松了一口气,然后很努力的从被窝中坐起身,揉着又困又倦的眼睛:“那就好……我服侍王爷起身。”放下揉眼睛的手,南姗瞪了瞪眼,十分无语道:“王爷,你……你怎么又躺回去了?”

    又躺回枕头的萧清淮,伸出一条修长的胳膊,笑道:“你拉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——简直太不严肃了!

    夫妻二人离了床榻后,南姗侍候萧清淮先洗漱簪,再穿衣理袍,最后端上一碗燕窝粥给他垫肚子用,一切妥当后,南姗一脸贤惠状地将萧清淮送出屋门,萧清淮出门之际,摸了摸南姗尚未整妆理容的脑瓜子,温柔笑道:“乖,时辰还早,你再多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——还用你交代!

    送走萧清淮时,才半夜三点钟,南姗很理所当然的睡了个回笼觉,卯时刚过不久,天色尚黑,董妈妈便领着夏桂、夏枝叫南姗起床,回笼觉果然是越睡越困,南姗在床上翻滚了好一会儿,才朦胧着眼睛起身。

    独自一人用了早饭,迎着薄亮的晨曦,南姗也乘车出门,今日是南屏大哥携妻带子再度离京的日子,她自然要前去相送,事先也已跟小五同志报备过,到达南府时,行李已基本全装上车,众人已在惜惜话别,十一岁的南芙腻在温氏身边,满脸依依不舍,快十岁的南铭已很懂事,拉着五岁多的弟弟南旭,和小叔叔南梵、南离和南果,以及堂兄弟南康告别。

    南姗刚迈进门,南芙清甜脆耳的声音便响起:“姑姑,你来啦。”南芙的话音才落,南铭、南旭和南康也挨着个的叫姑姑,南梵、南离和南果又挨着个的叫姐姐。

    ——娃娃多就是热闹!

    南屏大哥早已功成名就,无需再刻苦用功,南姗便让他多保重身体,转眼之间,那个温雅俊秀的小少年,都已经是而立之年的美大叔了,唉,时光可真无,萧清湘嫂嫂夫妻和睦幸福,儿女又早已双全,南姗同样让她多保重身体,轮到南芙时,南姗让她好好吃饭,不许挑食,南铭和南旭嘛,一定要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

    当太阳露出红彤彤的笑脸时,萧清湘携一女二子上了马车,南屏对家人拱了拱手,也翻身上马,领着一行人出,南瑾老爹因上朝没在家,南葛数日前已出去了锦州,南砚和南笙今日都告了半日假,专程护送大哥出行。

    南姗扶着温氏,目送南屏一家离去。

    离别总是伤感寂寥的,温氏慈母心肠,忍不住拿手绢轻轻拭泪,南姗轻声安慰道:“娘,我知道您舍不得,可也别太难过了,对身子不好的。”说着,又柔柔的笑道:“王爷今日有事要忙,要到下午才回府呢,我可以陪娘多待会儿。”

    温氏收回远眺的目光,拍拍闺女的手,轻叹着提醒道:“你到底是出嫁的女儿了,以后别总往娘家跑,也别总是送东西,外人知道了,要说闲话的。”

    南姗温顺的应下,肚里却默默腹诽,自小五同志知道她做出自贴腰包的傻缺事后,回府之后,又对她进行一番深切的思想教育,大概意思就是,你是我的人,自该吃我的,喝我的,用我的,不要觉着不好意思,南姗下意识的反问——那我那么多财产干嘛用呀,萧清淮已知道自个娶了位小富婆,遂白她一眼——当然留给咱俩的娃啊。

    送走南屏一家子,南梵、南康、南离、南果和南翔通通去汤先生那里念书,安文佩领着刚满两岁的闺女南蓉,来凑趣逗乐着玩,南姗抱着甜美可爱的小南蓉,一边逗着玩,一边和温氏、安文佩说话。

    “娘,毅哥儿屋里那事怎么办了?”说笑了一阵后,南姗突然记起大年初一生在南家的郁闷事。

    温氏慢慢饮了一口热茶,搁下手中的青花细瓷盖碗,笑的古怪:“又想留着那个孩子,又还想寻个好岳家,天底下哪有那么美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怀里的南蓉玩了一阵,已有些昏昏欲睡状,南姗低声笑道:“哎,蓉姐儿还是这么爱睡啊……”安文佩抿着嘴,将南蓉从南姗手上接抱过去,轻笑道:“可不是,真怕她以后长成个懒丫头。”

    南姗动了动胳膊,温声笑道:“小孩子贪睡是常事,蓉姐儿才多大,嫂子就操心她会长成懒丫头呐……瞧她眼睛都快眯上了,嫂子带她回去睡着罢。”

    安文佩带南蓉离开后,温氏靠在绣枕上道:“一出正月十五,你大伯就让人灌了那丫头落胎药,毅哥儿知道后,又是哭又是闹,直对你大伯嚷嚷,他害了自个的亲孙子……”

    南姗无以对,从事实来讲,那团肉确实是南珏大伯的亲孙辈,但是,怎么说呢,按照萧国的民俗来说,男子尚未娶嫡妻,就先弄个庶出的孩子,是一件非常败坏门风的事,再有,哪个新媳妇愿意一进门,就杵着个庶出子女来碍眼,搁到谁身上,心里都会堵得慌。

    南姗微微默的时候,温氏又轻飘飘飞来一句:“前儿个,毅哥儿屋里又闹出一个有孕的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哈!?”南姗不默了,变得傻眼——谁熬的避子汤啊,效果这么差劲,一连出了两个漏网之鱼,好吧,本来就没有哪一种避孕方式是百分百安全的,小五同志使用的那法子,谁也不知道啥时候会突然失效:“那这个丫头呢?”也灌落胎药了么。

    温氏叹了一口气,才道:“毅哥儿怕这个丫头也被灌落胎药,把人送到你祖母那里待着去了,暂时还没处置。”

    南姗已无感,只木讷着语气道:“祖母就这么由着他?”

    温氏微扯嘴角,不答此问,却另开了一个话题:“你大伯给毅哥儿寻来的亲事,你祖母一个都瞧不上,嫌女方家世太差,便一直找你爹,让他帮着选些好门户……毅哥儿哪怕稍微上进些,你爹哪里会真的一点撒手不管,可他实在太不成样子了,你爹实在懒的管,便让你祖母问问亲戚家,看哪个愿意把女儿嫁给毅哥儿?”

    南姗继续无语,常来常往的亲戚,大家伙通常都知根知底的,就南毅先生的德和行,稍微疼爱闺女的爹妈,都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温氏语气淡淡道:“轮到给毅哥儿娶媳妇了,你祖母也不先紧着林家、许家了,倒把你几位嫂子家的姑娘想了一圈儿。”

    南姗绝倒中。

    十分绝倒的南姗,在南府待了没多久的功夫,便被温氏遣离回去,原因不外乎,免得你祖母又找你旧事重提,南姗只得圆润的滚回王府,萧清淮已说今天中午不回府用饭,南姗自个又默默吃了一顿午饭。

    作为王府副boss,只要萧oss不解雇她,她基本也是可以为所欲为的,咳咳,很单纯的想想而已,她想领着她的娘子军在院里跳广场舞,可以么?别逗了,她需要认真做的事是,用自己手里的权利,把王府管理得井然有条。

    温氏理家时,打交道的管事基本是媳妇婆子,因南姗嫁的门户特殊、嫁的男人性格更特殊,南姗目前打交道的还全部是……公公,用罢午饭的南姗,顶着散步消食的名义,顺便巡查府中事务,话说,她自住进这府里后,还没细致逛过各处。

    上班早,下班自然也早,南姗简单散了会步,和管事们沟通了会,又微睡了会午觉的功夫,萧清淮先生已然坐轿归来,这个时候,一个贤妻该有的行为是,替下班回家的老公更衣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