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05027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| 作者:北小端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南姗只略打理微乱的发髻,便裹着丰软密实的狐裘,由碧草扶着前往暖阁,崔妈妈已在暖阁候着,正由夏枝相陪,自打夏枝和夏桂分别成婚后,南姗便将丹霞和碧草升为大丫鬟,已成为妇人的夏桂和夏枝,渐渐往管事妈妈的道路上转型。

    崔妈妈腰上系着一根白色的孝带子,见南姗裹得密不透风的走进来,忙上前给南姗行礼问安:“老奴见过王妃,给王妃请安。”

    南姗看了夏枝一眼,温声道:“夏枝,快将崔妈妈搀起来。”然后,由碧草扶着坐进又铺好的温暖被褥中。

    崔妈妈谢恩起身后,先道:“王妃诞下小公子还没几天,正该好好休养调理,本不应登门叨扰王妃,不过,实在是此事非同小可……”

    南姗接过碧草递来的白玉暖手炉,平声道:“妈妈坐下说话吧,前两日,大嫂嫂和四嫂嫂过来这里,还说老夫人只是身子虚弱,并无大碍,怎么才短短两天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郡主和四少夫人说得原也不错,只是后头又出了些变故……”崔妈妈在椅子中坐好,一点点详尽道来:“毅七爷被大老爷一顿狠打后,当夜就发了高热,烧得全身滚烫,人事不省,服了大夫开得去热药,总也不见起色,第二天晚上就没熬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听至此处,南姗轻轻‘啊’了一声,微惊道:“毅哥儿已没了两日了?!”

    崔妈妈轻叹着点点头,接着道:“毅七爷是老夫人的心头肉,要是知道他没了,还不得……是以,府里上上下下均封口,不得在老夫人跟前提及此事,可是,老夫人何等宠爱毅七爷,自打从晕厥中醒来,一天十来趟地使人去看毅七爷,因事先都有交代,好歹也糊弄了一天,今天早上,老夫人感觉身子好些了,便想亲自去看毅七爷,各位夫人纷纷苦劝,老夫人却执意要去,苦劝不下之后,便只能据实相告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自不相信毅七爷没了,一定要去看个究竟,这一看,就出大事了,御医说老夫人年事已高,经不得乍悲乍喜的刺激,他也回天乏术……”崔妈妈顿了一下,才又缓缓着说:“今天还是如小姐的三朝回门日呢,却出了这样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南姗沉默良久,才轻轻问了一句:“那我爹呢,他还好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因南姗离出月子还早得很,更兼现下正是寒冬时节,便是南姗想回南家一趟,萧清淮也绝对不会准许,是以该南姗应尽的礼数,均由萧清淮前往南府代劳,十日之后,南老夫人的棺椁风风光光下葬。

    “你家老夫人生前从没疼过你,你怎么这幅神气?”萧清淮望着近来一直比较寡言少语的妻子,温声问了一句,想了一想,又道:“你还在月子里,心情不好,不利于调养身子,乖乖的,别再想烦心的事,事情都已经办完了。”

    南姗的表情有些惘然,微蹙了秀眉:“也没怎么心情不好,就是有点感慨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掬着南姗的脸颊,轻轻揉了几揉,捏得脸状翻扭了几下,眉眼之色极是温润:“那你再感慨今天最后一天,明天可不许再这样了,嗯?你这些天总是少笑少语的,石头和豆豆都奇怪你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南姗伸手覆住捏自己脸的手掌,低低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按照萧朝规制,若家中有直系尊长丧亡,作为子孙辈的为官者,子辈需停职守孝三年,孙辈则需停职守孝一年,那些没有官职在身的子孙辈,在规定的孝期内,亦不允许参加科举考试。

    是以,南老夫人这一走,南瑾及已入仕途的四子,均上书请辞守丧,萧朝规定官员的致仕之龄为六十岁,南瑾今年已过五十七岁,也就是说,他守丧三年后便到退休之龄,至于其前四子,守孝一年后便可再回岗上班。

    搁有些丁忧的官员,守丧完毕后再起复,或许会遇到曲曲折折的磕碰,这个问题对于已入仕途的南家四兄弟,倒不用太过担忧,便是他们自个的老爹不在吏部混了,也有的是可疏通的门路。

    最苦逼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