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章05028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| 作者:北小端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光阴易逝,很快又是新的一年。

    萧清淮是个很奇葩的爹——给已过四岁的长子萧明昭请个西席,给他启蒙学业自然正常,可是,你叫还不到两岁的次子萧明轩也跟着一块……是闹哪样呀。

    自觉脑子还挺正常的南姗麻麻,推开已清算完毕的账册,然后抽着秀巧的下巴,看向旁边还在奋笔疾书的同桌,阴阳怪气道:“王爷,要不要叫小乐乐也一块跟着去进学呀……”

    烛光冉冉,一张宽大的紫檀木桌案后,分别坐了两个人,一个自然是办公务的萧清淮,另一个是打理家务的南姗,两人许久许久之前,就处成了这种模式,倘若萧清淮夜里要加班,南姗便在一旁作陪,有时候会看账册,时而也看看古籍或者话本小说,加班完毕后,俩人再由同桌模式,升级为同床模式。

    让萧明轩跟着哥哥一块去读书,就是两位同桌工作中的夫妻,在边工作边瞎侃的过程中,闲聊出来的一个小意外。

    萧清淮还伏在自己的半壁领土上写文折,在听到南姗哼哼唧唧的语调调后,便从笔下游走的折子中扭过头来,一脸似笑非笑道:“姗姗,你还真是一孕傻三年呐,乐乐才几个月大,你叫他去读书?”

    “我傻?”南姗不悦地瞪了瞪眼睛,然后从鼻尖哼出一团气:“你现在就叫豆豆去进学,也没比我精多少,我说小五哥,你到底记不记得豆豆才多大一点啊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再度埋下头,沙沙沙的写字声继续响起,却口吻悠悠的笑言道:“豆豆是我亲儿子,他有多大,我怎么会不记得……”提笔蘸了蘸墨汁后,继续垂眉悬腕写字:“你不是说儿子太多,已照管不过来了么,石头和豆豆都跟着先生去念书,你不是就轻松多了,我这么替你着想,你还横鼻子竖眼瞪我……我这吕洞宾当的哟……”

    关于吕洞宾,有个家喻户晓的歇后语,那就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,南姗曾用此歇后语捉弄过萧清淮,结果嘛,咳咳,自然是被当成肉骨头啃了又啃,如今……

    南姗觉得牙根直痒痒,正琢磨着要不要扑到萧清淮后背咬他几口时,将笔毫搁回砚台的萧清淮,悠然自得地合上文折,然后撩开半幅衣袖,将一截修长健美的手臂放到南姗嘴巴前,神情很是愉悦道:“是不是很想吃两口呀?”

    南姗颇嫌弃地扭开脸,抬头望着雕栏画栋的屋顶:“那么多毛,长得跟野草一样,谁要吃呀,王爷见过咬吕洞宾的那啥,什么时候会吃草啦……”

    萧清淮无语地抽了抽嘴角,他身上的汗毛虽不像妻子那般细细绒绒的,不近距离细瞧,压根就是光洁如玉的错觉,可也没浓密到像野草的地步吧,当他没见过野草堆长什么样呐……

    倾身将背对自己的老婆,从隔壁的大宽椅中拎出来,搁到自己怀里搂抱好,脸庞凑在妻子的颈边,甜馨好闻的幽香沁入鼻中,萧清淮不由自主称赞道:“姗姗,你可真香。”

    南姗顿时面色古怪,然后伏在萧清淮肩头狂笑不止,一颤一颤的抖个不停,搞得萧清淮很是莫名其妙:“我不过夸你一句,你有必要笑得比太阳花还灿烂么。”

    好容易止了笑,南姗趴到萧清淮耳边,悄悄嘀咕道:“王爷可知咬吕洞宾的那啥,它哪个地方对味道感觉最灵敏?”

    萧清淮拧了一把南姗肉肉最多的地方,瞪眼笑骂道:“你个坏丫头,怎么这么会绕弯子骂人呢你……你见过谁家婆娘,这么骂自己的男人?!又找揍呀你。”

    南姗坐在萧清淮腿上,双臂揽着他的脖子,眼睛眨呀眨呀眨,眸中波光盈盈地明透:“那小五哥哥,你真的会打我么?”

    萧清淮轻轻一晒:“我心里对你生不出一点气,怎么可能打你……”温香软玉在怀,萧清淮拥抱得身心踏实:“不过,姗姗,你都这么大了,怎么还这么爱撒娇。”

    南姗鼓着脸颊长长‘噢’了一声,纤长的睫毛弯弯地翘着,在轻轻眨眼之际,飞舞起来格外好看:“原来王爷不喜欢我撒娇啊,那我以后改了便是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盯了南姗片刻,最后低叹着笑道:“别,你还是别改,你改了,我以后的日子还有什么趣儿……唔,你的账本看完了,我的折子也写完了,回房安置去吧。”说着,抱着南姗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南姗却道:“等等,我话还没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边抱你回屋,你边和我说话,两不耽误的,还等什么等……”萧清淮很惬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也有道理……南姗圈着萧清淮的脖子,问道:“王爷,你方才说让豆豆也一块去念书,到底是真的要这样,还是你闲着逗我玩呐。”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