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章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| 作者:北小端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本文由 。。 首发元启二十九年,来自五湖四海的举子,奔赴在春闱的考场上,萧清淮虽不是监考官,却是可随处视察的监察官,这让南姗想起许久之前的一件旧事,黑色高考,当然,岁月无情,往事俱往矣,上辈子的事情她已经遗忘得六六七七了。&

    再当然,古代的春闱考试比高考恐怖得多,全国的考生都聚在一个考点,考试频率为三年一次,且考场环境甚是森严,据闻,某些胆子略小的考生,都是战战兢兢进考场的。

    相较于去年的晚来春,今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早,迎春早放,杏花盛开,加之气候和暖,一派早春的融融风光。

    这一日,晴空万里,蓝如水洗,午饭过后,南姗带着自己的三个小天使,到花园中去溜达,权当散步消食,两个大的牵着手自由漫步,一个小的窝在乳母怀里东张西望,黑漆漆的眼眸中满是新鲜好奇之色,偶尔看到鸟雀划过头顶,还会兴奋得咿咿呀呀一番。

    “这是小公子第一次逛园子,怪道这么高兴。”云芳看着时而就张牙舞爪的小乐乐,温和着面庞笑言道。

    南姗瞥了眼正咯咯咯笑的小儿子,亦笑:“他不比豆豆生在春天,天气暖和,不怕冻着,也亏今年春来早,要不然,这小子还得在屋子里多闷上一个来月。”

    云芳提起手里柔软的帕子,替小乐乐拭去又笑出来的哈喇子:“说来也怪,去年迟迟不打春,今年春天竟来的这么早,不仅杏花开的好,桃花枝上也开始冒花苞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闲笑着说话,忽见一道明紫色的身影飘逸而来,头戴赤金簪珠冠,腰系荷包并美玉,颇为玉树临风,南姗默抽嘴角的功夫,萧清淮已如流星般行至跟前,在闺房之外,南姗相当给萧清淮面子,绝对不会露出萧清淮其实夫纲不振的现象。

    于是,在南姗的带领下,所有随行的仆妇和丫鬟,纷纷恭敬的福身行礼:“给王爷请安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低眉顺眼、温柔娴淑的老婆,萧清淮抽搐着眉头,抬手扶起臻首微垂的妻子,也一本正经道:“爱妃免礼。”天知道,昨晚他给老婆做全身按摩,这丫头半道上就舒服地呼呼大睡起来,说好的共度**呢。

    南姗顶着庄郡王妃的头衔,被萧清淮称呼为爱妃倒也恰当,在世人眼中,庄郡王爷真是爱极了庄郡王妃,否则,也不会只守着这一株鲜花过日子了,不过,南姗每一次听到爱妃这个称呼,浑身就会抖起一层鸡皮疙瘩,真是个让人囧囧有神的称呼啊……

    想归想,南姗被扶起之时,笑语嫣嫣道:“妾身谢过王爷。”

    萧明昭和萧明轩小哥俩走得有点远,看到自己的父王爹过来后,便扭了方向又转回来,被乳母抱在怀里的小乐乐,看到自己亲爹来了,便又鼓着小嘴巴咿咿呀呀起来,一只娇软无比的小巴掌也摆个不停。

    云芳在一旁笑道:“哟,小公子这是要王爷抱他呢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见儿子生得粉雕玉琢,又笑得可爱讨喜,便从乳母怀里接抱过来,逗他玩耍,想是感觉到老爹待自己亲,欢腾兴奋的小乐乐,直在萧清淮身上扭麻花,不一会儿功夫,萧清淮舒展无褶的外袍,就被他扭出了一堆皱纹。

    这片刻的功夫,萧明昭也领着自个二弟走了过来,作为长兄,快四岁半的小石头,颇有身范儿的作揖行礼,动作规范:“儿子给父王请安。”萧明昭身旁,一切以长兄为榜样的萧明轩,也歪扭着还不太标准的动作,给萧清淮弯腰作揖。

    萧清淮神情淡定地‘嗯’了一声,又道:“时辰不早了,都回屋去午睡。”说着,将怀里抱着的小儿子,也交给候在一侧的乳娘,吩咐:“抱小公子回屋,哄他睡觉。”

    顷刻之间,萧清淮便打发走了三个碍眼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再将其余随行的侍女和婆子一并遣离,萧清淮一脸似笑非笑道:“好爱妃,陪本王一起散散步如何?”

    话说,她明明是陪她的小天使们散步来着,怎么中途突然就换成这位老哥儿了……南姗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问道:“王爷不是在礼部监察考试么,怎么这会儿就回府了?”

    “突然想见你了,所以回来看看。”萧清淮答得相当痛快利索。

    南姗顿时囧得脸庞绯红,小声嘀咕道:“晨起,我不是才送王爷出门嘛,又不是一年半载没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清淮抓起老婆的手,握在掌心捏了捏,笑道:“今儿天不错,花开的也好,我陪你在园中转转罢。”说着,就拉着南姗往前走。

    南姗跟随着萧清淮的步伐,莲步姗姗而行,口中却道:“王爷这些天忙来忙去的,既然这会儿得闲了,还是回屋歇会罢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扭过脸看南姗,一脸揶揄道:“姗姗,在你眼里,我就这么不中用?事情稍微多一些,我就要累得体力不支么……”

    南姗飞一眼过去,低嗔道:“我不是担心你么……”

    萧清淮悠悠而语:“你应该担心我有劲儿没地使,而不是没劲儿可以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南姗很无语地默了一阵,两人走过一排冒出嫩绿新芽的倒垂柳,南姗才又道:“石头要上课的书屋,我已经着人都布置好了,王爷和洪先生有订好来府里的日子么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遥望着蓝天尽头:“待春闱一过,洪先生就过来。”说着,又收回远望的目光,瞅着倚在身边的妻子,半藏半露地说道:“那你昨天答应我的事呢……”

    南姗装傻地扭过脸,耳垂又可疑地泛出红色:“王爷说的是什么事啊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却一本正经着声音道:“昨晚的乌鸡蘑菇汤,我喝着不错,已说了今天还要再吃一回,你吩咐厨上给我备了没?”

    南姗悻悻地扭回脸:“……吩咐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另一件呢,我给你按了足,揉了肩,推了背,可你应承我的事呢。”萧清淮略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    南姗垂下脑袋瓜,避开萧清淮灼灼的目光:“……今天补吧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瞅瞅今日晴好的太阳,展眉笑道:“你消食的差不多了吧,回屋去歇午觉罢,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嗯?”南姗唰一下抬起眼睛,皱起秀丽的眉头:“走?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萧清淮看傻瓜似地瞟一眼老婆,口气轻飘飘道:“会试尚未结束,当然是回去继续监察考场了。”

    南姗相当无语道:“那你到底回来干嘛来了?”屁股没挨一下椅子,茶也没喝一口,就回来和她说几句话呐。

    萧清淮已扯着南姗往回走,神态悠闲:“方才不是和你说了,突然想你了,便趁着休息的功夫,溜回来看你一眼,好在,咱们家离礼部近得很,一来二去,也用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……真是给跪了。

    春闱共考三场,每场三天,当漫长的九天煎熬过去,众考生极其家属心情忐忑盼成绩时,石头和豆豆也迎来了他们的启蒙老师,洪先生,南姗倒是挺想见一见这位博学广识的大儒,奈何,萧清淮先生丝毫没有引荐的意思。

    石头虽是个四岁多的小豆丁,不过,萧清淮跟着洪先生深造之时,也才堪堪四岁,这位洪先生估计也能淡定地接受石头这个幼童为学生,不过,对于尚不足两岁的小豆豆,南姗实在想不出这位先生会露出神马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孩儿他爹,你实在太任性了。

    见完未来的老师,石头对老师的模样描述是,眉毛好黑,皮肤好皱,胡子好长,评价是既没有外祖父漂亮,也没有皇祖父漂亮,听完长子的描述,南姗摇摇欲坠地倒在靠枕上,捂脸闷声狂笑。

    次一日,萧明昭便正式踏上学习的旅途,旁边附带一枚安静乖巧的小弟弟,因刚开始启蒙,石头一般是早上听课背书,下午练习写字,晚上也不得安宁,还要被亲爹抓着学蹲马,典型的文武要并驱前进模式。

    豆豆则要自由的多,只用早上旁听一会天书,下午和晚上依旧该睡睡、该玩玩,南姗得空了,便搂着他教背一些简单的诗词,若是南姗有事忙着,豆豆很喜欢坐在乐乐身边,盯着呼呼大睡的小弟弟看。

    二月的最后一天,南姗按例到皇宫请安,萧清淮照旧陪同,钱皇后曾对只要在京城、必定要陪南姗来请安的萧清淮,皮笑肉不笑道:“五皇子有公务在身时,不必时时来给本宫请安,当以朝廷大事为重,叫你媳妇替你问个安也就是了。”某一阵子,朝廷事多,很多官员都免了休沐。

    萧清淮只道:“礼不可废,来给母后请安,耽误不了多少功夫的。”

    不过,话说回来,有萧清淮陪着,就是麻烦少些,钱皇后用言语刁难她,萧清淮便张嘴替她狡辩一番,钱皇后还曾数度以婆婆的名义,要求南姗给萧清淮弄几个‘漂亮妹妹’,不管萧清淮当时在不在场,结果,自然是无果。

    某一回,钱皇后很干脆地将身边一绝色宫女,要强硬地指给萧清淮为通房丫头,萧清淮更干脆地回禀道——他看不上,气得钱皇后直瞪眼,并斥责萧清淮——你敢忤逆本宫,萧清淮只淡淡道——母后既落罪儿臣不孝,儿臣这就去向父皇请罪,这事当然不会闹到皇帝跟前,但是,皇帝会不会知晓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总之,钱皇后和南姗的婆媳关系,绝对称不上一个‘好’字,但是也绝对称不上一个‘坏’字,面对南老夫人那号心脏长到咯吱窝的偏心祖母,南姗尚能扮演十多年的孝顺孙女,面对钱皇后这个名义上的婆婆,她还扮不了几年孝顺儿媳?

    南老夫人和钱皇后的区别是,钱皇后要维持国母的风度,自不会当众暴吼她让她难堪,而南老夫人纵算再不喜欢她,却不会起害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南姗按照数年积累下来的问安流程,走一遍后,便柔顺地坐着不言不语了,若钱皇后问她话,她便回答,若钱皇后无话可问,南姗便木头似等着钱皇后宣布散会令,反正,对于这个皇后婆婆,她再凑趣再讨好,也是没有用的,更何况,南姗嫁给萧清淮还没多久,这位哥哥便直言相告,对钱皇后不失礼仪即可,别的,嘿嘿……

    其实,关于小石头请先生启蒙之事,这位闲不住的钱皇后,也能掺和一脚进来,言之凿凿道——小石头聪明伶俐,乖巧懂事,虽未到可入宫中学堂的年龄,亦可宽待一些,反正四皇子的长子也是尚不足六岁,便来了宫里上学,这番话是对皇帝老爷说的。

    四皇子的长子萧明松自打进皇宫读书后,素日的吃喝住行都在德贵妃宫中,而小石头倘若也入宫就读,自无有血缘关系的祖母照拂,到头来,能居住的地方便是钱皇后那里。

    不管钱皇后打的什么算盘,萧清淮都不可能让小石头独自待在皇宫,便婉拒了钱皇后的提议,萧明松是德贵妃提议、萧清裕同意的情况下,皇帝才顺水推舟让萧明松提前就学,而萧明昭人家粑粑不同意,皇帝自也不会强硬勉强。

    此事自让钱皇后大为不快,萧清淮夫妻连着数次来请安,钱皇后都是淡淡的,不过,这一回,在例行问安结束之际,钱皇后忽对南姗展颜笑道:“贵姐儿快要周岁了,你既是她的婶母,也是她的姨母,过会儿去太子妃那里瞧瞧她吧。”贵姐儿便是南妩留下的女儿。

    南姗愣了一下,随即便柔顺应道:“是,母后。”

    自打祝氏去年有孕后,已叫钱皇后免了全部的晨昏定省,可见对这一胎的高度重视,萧明昊那个小娃娃,活似个万年蚌壳嘴,怎么也不肯开口讲话,若被身边教说话的人逼急了,便会大发脾气地砸东西,这个事实自让钱皇后极为头痛,而儿子的另一个孩儿,虽不满周岁,倒是极为活泼可爱,可偏偏是个孙女儿。

    面对老天爷的捉弄,钱皇后只能报希望予太子妃的这一胎,从去年到今年,除了祝氏有身孕之外,太子虽广播种子,收成却很微薄,再未有姬妾传出有喜的讯息。

    出了凤仪宫,萧清淮微紧着眉头对南姗道:“我陪你一块去吧。”

    祝氏再有一个来月,便到临盆期,此刻自然是大腹便便,不便肆意走动,钱皇后更是早下过命令,若无要事,不得打扰太子妃养胎,但是,南姗去探望祝氏是钱皇后亲口吩咐的,南姗不得不过去打个圈。

    南姗略一思索,便道:“还是我自个去罢,王爷过会儿差人来唤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沉思片刻,也未做勉强,只吩咐云芳照顾好南姗,然后便转向去找他皇帝老爹了,南姗心里叹了一口气,带着随行的的侍女前往太子东宫。

    进门落座,略客套慰问了一番后,南姗直接表明了来意,挺着大肚子的祝氏,丝毫未做推辞,对身边的宫女微摆了摆手,温声道:“将贵姐儿抱过来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一个白胖富态的乳母抱着个小女孩过来,分别对祝氏和南姗福身问了安,又柔声教贵姐儿唤祝氏母妃,即将周岁的小女孩,生得白皙粉嫩,眉眼形容不大像南妩,倒有几分太子的影子,吐字虽不太清晰,却也能辨别出她唤出来的是母妃二字。

    祝氏温声应了贵姐儿的称呼,还称赞了一句贵姐儿真乖,但是眸中依然有黯淡之意一闪而过,第一个唤她母妃的却不是她的亲生孩子,强提了待客的精神,祝氏冲抱孩子的乳母一示意:“将贵姐儿抱给五王妃瞧瞧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初见生客,表现也就那么几种,要么是个自来熟,要么爱答不理,要么哭闹不已,要么就是害怕害羞,面对南姗展开的双手,贵姐儿羞怯怯地直往乳母怀里钻,不肯让南姗抱。

    在南姗诱哄和乳母安抚均无效之后,南姗便淡淡笑道:“贵姐儿没见过我几次,会认生些,也实属平常……”说着,从腰裙之上解下一块碧滢滢的玉佩:“这块玉佩送给贵姐儿玩罢。”

    祝氏叫玲儿接过,并嘱咐她好生给贵姐儿收着,然后继续和南姗闲话家常,没过多久,萧清淮便使人来催南姗,南姗很客气地起了身:“太子妃好生歇着,我就先告辞了。”祝氏不多做挽留,她因身子不便,只吩咐身边的嬷嬷好生送南姗出去。

    南姗与萧清淮会合后,这位哥们儿从上到下扫视一遍老婆,嘴角一翘,似笑非笑道:“又破财了?”

 &nb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