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章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| 作者:北小端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虽说嫁狗逐狗鸡逐鸡,但是,不管哪一方面,都要跟着爱屋及乌么?这是什么因为所以科学道理,三从四德里也没这条规定啊……

    不过,南姗也不打算就此话题和祝氏展开辩论,故只顺势应道:“嫂子说的是,弟妹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祝氏望着眼前端坐在榻沿的女子,不过双十芳华的年纪,却已是三个麟儿的母亲,生产近五个月后的身形,极度优姿隽美,面部轮廓上的眉眼口鼻,无一不是精雕细琢的清致,只这绝色的面容和玲珑的身段,不知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:“都说五弟妹是京城第一美人,这话果真不假,嫂子身为女子,也觉弟妹赏心悦目的像一幅画。”

    “这等无聊之语,不过是闲人闲时扯的闲话,嫂子又何必当真,红颜弹指老,待过个一、二十年,弟妹还不知变成什么样的老白菜呢。”南姗玩笑着贬损自个儿。

    一、二十年后,不只南姗是年华不再的三、十四岁,自己又何尝不是,栽在她院子里的鲜花美人,却永远也凋谢不完,大约只会一轮比一轮新鲜水灵……祝氏的长睫微微垂下,右手习惯性地轻抚隆起的肚子,笑道:“谁不知五弟待弟妹情深意重,哪怕弟妹日后镜中朱颜改,青丝变华发,五弟怕也不会对别的女子上心吧……”

    南姗摊了摊手,随口道:“未来之事,只怕天知地知神棍知,我却是不知道的,我能过好现在就不错啦。”

    祝氏眉梢微挑:“弟妹有烦心之事?”

    南姗眉宇间微带愁意:“我又不是神仙,怎么会没有烦心之事,石头淘气贪玩,前两日才挨了先生一顿打,豆豆这孩子挑食嘴刁,光每天哄他吃饭,就不知要费多少唇舌,小的就更别提了,哭闹耍性就是家常便饭,没一个让人省心的,三人凑在一块,就更闹腾了,吵的我头都是晕的……这会儿功夫,也不知豆豆好生用早饭了没……”

    祝氏扯出一抹略显生硬的笑意:“弟妹既挂念家里,嫂子也不多留弟妹闲聊了。”

    南姗客套的笑着起身:“那我也不打扰嫂子静养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下雨的季节,窝躺在临窗的榻床上,不拘是聆听哗啦啦的雨声,抑或是捧一卷书册翻阅,都是极美妙不过的享受,而在雨中奔走……这件事,就颇为不美好了,尤其,当雨势越来越大时。

    哗哗的雨水匝地四溅,南姗瞅了瞅被打湿的裙摆,抑郁的叹气,早上出门时,老天爷便下着蒙蒙细雨,她也就换上了防水又防滑的小皮靴,要是穿绸缎鞋面的绣花鞋,等她回到家,估计就变落进汤锅里的鸡爪子了。

    为了给皇后婆婆请安,她是多么的风雨无阻啊。

    擎伞在旁的云芳,见雨线越落越密,团团麻麻如牛毛,开口道:“王妃,现在雨水太急,要不在前头的亭子中歇歇,待雨势小些,咱们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烟雨茫茫中的亭台楼阁,有种缥缈的朦胧感,南姗脚步不停,只拢了拢肩头的披风:“万一雨势一直不小呢……小时候到城外的庄子避暑,每次下大雨时,我还常背着伞在雨中遛弯呢,说起来,我已好些年没在雨中走过路了,今天索性也再新鲜一回。”

    云芳笑嗔道:“王妃也别光顾着新鲜,当心着了风寒。”

    南姗偏过脸,隔着细密的水帘,望着面容温和的云芳,笑道:“府里已有一大锅熬好的姜汤,等着我喝呢吧,这几年多亏姑姑的悉心照顾,我可是极少喝那苦死人不偿命的药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笑着一路行往宫门,半道上,还遇到了替皇帝老爷跑差的苏有亮老公公。

    唉,这年头,真是神马都太不方便了,一封邮件就可以搞定的事儿,得累垮一匹连着一匹的马,才能把消息送回来,一个电话就可以下达的命令,得一人转一人的传达下去……

    好吧,南姗突然感慨这些玩意儿,其实就是有点想念萧先生了,唉,这死鬼都离家半个多月了,怎么还不寄信回来报平安恁。

    南姗发现自己这张嘴啊,说好听点,乃是一张铁口直断的神嘴,说难听点,就是一张让人牙根痒痒的乌鸦嘴。

    回到府里的南姗,居然真的收到了萧先生的来信,南姗一个字挨着一个字,足足看了三遍,看完信的南姗,心情略激荡,便很嗨皮地在乐乐面前显摆,这小伙子似乎看不惯亲娘的傻样儿,小巴掌一挥,只听撕拉一声,薄薄的信纸就变成两片了,气得南姗掬着小儿子的肉脸颊,揉啊揉啊揉啊揉,真是个没有牙齿的小魂淡啊,居然敢撕你爹写给你娘的情书?!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