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尔滨小说网 历史军事 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 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第240章冤冤相报何时了

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第240章冤冤相报何时了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| 作者:北小端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虞贵人吵嚷出来的事情,先不论真假到底如何,此时却无异于在给眉贵嫔身上,抹出一道受人鄙夷和取笑的污迹,女子的名声最是要命,一个弄不好,自己这辈子毁了不说,还极有可能连累独子未来的前程。

    眉贵嫔端庄自持,待人一向宽和,突然被指与外男有私,此刻的神情不免惊怒不定,望着莲步而近的南姗,嘴唇颤抖的翕动,似乎想要先辩解一番:“太子妃,我……”

    南姗打断眉贵嫔要说的话,语调甚是柔和:“小十一哭了?”

    偎在眉贵嫔怀里的萧清肃,小脸通红,雾眼朦胧,明显是大哭之后残留的痕迹,眉贵嫔拢了拢搂儿子的怀抱,垂眸望着精神蔫蔫的年幼弱子,目含心疼怜惜之色:“小十一方才受了些惊吓,一直哭个不停,才哄得好了点……”

    南姗伸手点点萧清肃的小脸蛋,笑语柔脆:“小十一,还认识我是谁么?”

    萧清肃长睫微眨,嘟着粉嫩嫩的小嘴巴,声音糯糯的清甜,虽然吐字不甚清晰,却也能分辨他唤出来的是:“五嫂嫂。”

    南姗顿时眉弯眼笑,瞧着甚是和蔼亲善,出言诱哄道:“小十一真乖,那五嫂嫂送你一件礼物,你想不想要?”

    小盆友大都喜欢收礼物,听到有礼物来敲门,萧清肃形似皇帝老爷的眼睛亮了亮,像两颗闪着光芒的小碎星粒,忽闪忽闪的甚是灵动,小嘴一张,吐出一字:“想。”

    南姗冲后头摆了摆手,丹霞很快捧来一只圆圆的绣球,海棠红的鲜艳颜色,球身上缀着叮叮玲玲响的小铃铛,另挂着色彩明丽的短穗子,南姗伸手接了,当着萧清肃的面,朝天上抛了几抛,又笑问萧清肃:“小十一,你喜欢这个圆球球么?”

    铃铛声碎碎悦耳,萧清肃立即喜笑颜开,在眉贵嫔怀里挣扎着动起来,伸着白净肉乎的小手去捉绣球,奶气十足的欢声道: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南姗刚将绣球放到萧清肃手中,尚未再开口说话,耳畔却先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:“太子妃,您到底是来审问眉贵嫔的,还是来逗十一皇子玩来了?皇上亲口下的旨意,你竟如此不放在心上,是不是也太藐视君威了?!”

    闻声偏头,说话之人乃是贵人蒋氏,身量丰腴,容貌姣丽,一身墨绿色的宫装,满头华目的珠翠,根据南姗总结的资料,蒋贵人隶属方惠妃一派,想是刚才见靠山受了闷气,这会儿跳出来打抱不平了。

    被皇帝的小老婆出言挑衅,南姗笑了一笑,也不变脸生气,表情依旧和气的很:“此事关联的双方,乃是虞贵人和眉贵嫔,与蒋贵人又无瓜葛牵扯,你这么着急做什么?皇上既下旨让本宫全权处理此事,那本宫何时开始问话,需要听蒋贵人——你的吩咐么?皇上尚未吩咐本宫何时了结此事,难不成,蒋贵人以为自己的话,比皇上的旨意还高一截不成?”

    蒋贵人本等着南姗害怕出丑,哪知她张嘴便还以颜色,且提溜出来的帽子份量,比她扣出的还要重,直听的她头皮一麻,心口一紧,赶紧摆手道:“妾身哪有此意,太子妃可莫乱说,妾身只是……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只是了半天,也没只是出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南姗饶有兴致地望着蒋贵人,微笑如水:“噢,只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想来是心情紧张,肚里一时没有好的措辞,蒋贵人面皮急涨的通红通红,看到南姗似笑非笑的玩味目光后,只能赶紧再重复道:“妾身绝无此意,绝无此意……是妾身失言了。”已再无方才不怀好意的挑衅之态。

    南姗却不放过她,又轻飘飘道一句:“原来是失言了?这饭不可以乱吃,话自也不可以乱说,不然,本宫还以为蒋贵人想越俎代庖,替本宫处理了此事,否则,怎么会比本宫还要心急呢?”

    蒋贵人本想着脾气甚好的南姗,见自己收敛服软后,会顺坡下驴放过自己,哪知南姗说出的话,一句比一句犀利,直惊怕的腿都软了,又满头大汗的软语道:“妾身绝无此意……妾身只是想着,太子妃若早结了此事,大家伙儿也能早安心不是,妾身也是一片好心,太子妃可千万别误会。”

    蒋贵人自觉找的这个借口,差不多可以蒙混过关,哪知,南姗笑的更加灿烂:“蒋贵人这话说的有趣……虞贵人揭的是眉贵嫔,又不是别的妃嫔,要安心也是被揭的眉贵嫔安心,怎么要轮到大家伙一块安心,难不成蒋贵人认为,在座的诸位妃嫔进宫前,个个都有私情了?!她们这会儿都聚在秋月阁,是为了求一个安心?”

    柔贵嫔狠狠剜了蒋贵人一眼,率先表示:“蒋贵人,你的嘴巴长在自己的鼻子下面,本宫管不住你能说什么话,可也别把我们都稍带进去啊,本宫来此,只是想知道眉贵嫔是否受了污蔑,哪里是求什么安心,你莫要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与柔贵嫔关系亲近的,自是一派附和加谴责声。

    蒋贵人郁闷的几乎要晕倒,她明明只是想杀杀南姗的威风,怎么不管她说什么,南姗都能绕引到禁忌话题,此时又怕多说再错,登时再不敢多言,只能勾头连声道:“是妾身失言,妾身失言。”

    南姗瞥一眼羞愤欲死的蒋贵人,嘴角的笑意渐渐冷淡,声音却裹了蜂蜜似的甜腻:“蒋贵人,你在本宫跟前失言不打紧,若是在皇上跟前失言……”

    言至于此,南姗再无下言,只又扭回了头,看萧清肃正捧着绣球,细细打量上头的图案,便笑眯眯问他:“小十一,圆球球好玩么?”

    得了南姗的礼物,萧清肃看着南姗的目光便亲近不少,咧开一口白玉般的小牙齿,声音细嫩:“好玩。”

    南姗打起商量的语气,语调轻快而和软:“小十一,嫂嫂有话和你母妃说,你先和嬷嬷到外头玩球球,等嫂嫂和你母妃说完话,你再回来找母妃好不好?”

    萧清肃甜甜一笑,可爱软萌:“好。”

    待嬷嬷宫女领着萧清肃离开秋月阁,南姗理袖端坐,语气依旧温雅,看向躲在柱子旁边,一脸踌躇的虞贵人,面带微笑道:“虞贵人,你不是揭眉贵嫔入宫之前,曾与人有过私情么,本宫奉旨来问话了,你这个揭人……怎么不近前来,反倒站的那么远啊。”

    虞贵人其实没比南姗大几岁,生的颇是貌美,秀眉天成,明眸流盼,眉目间却有抹不去的骄矜之气,此刻正站在雕着花纹的圆柱旁边,手里捏着一块粉色的绢帕,帕子四角各绣一小朵馥郁嫣红的芍药花,只是帕子似乎被主人揉揪了许久,褶皱的痕迹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听到南姗唤她,虞贵人咬了咬嘴唇,才迈步上前。

    南姗神态自若,语气平静:“坐。”

    原告与被告俱在眼前,南姗的声音四平八稳,开始问话:“虞贵人,你既然揭眉贵嫔的旧事,想必对此事知之甚深了,那本宫问你,那人姓甚名谁,是哪里人士,之前与眉贵嫔是何关系,你是亲眼见她二人有私,还是道听途说?除了你,可还有其它人证、或者物证?”

    笑了一笑,南姗轻声慢语道:“本宫方才说过,饭不可以乱吃,话自也不可以乱说,你可要实话实说,若有虚假之言,或者欺

    瞒之语,这污蔑贵嫔娘娘之罪……可是不轻的噢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虞贵人眉峰紧锁,表情看起来甚是纠结,只见她张了张嘴:“妾身……”嘴里蹦出‘妾身’两个字后,下面便再没音了。

    南姗脸上浮现出一抹疑惑之色,又道:“虞贵人,你为何如此吞吞吐吐?难不成没听清本宫方才的问话?还要本宫再重复一遍?”

    虞贵人深深咬了下嘴唇,忽然似下定了某个大决心一般,直视着南姗的眼睛,说出十二分令人出乎意料的话,道:“太子妃,妾身只是与眉贵嫔拌了几句嘴,其实眉贵嫔她……并无与人有私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,虞贵人竟起身跪到眉贵嫔的腿边,拉了眉贵嫔天青色的裙摆,一脸忏悔状的垂泪哽咽道:“梅姐姐,妹妹刚才只是气极了,才会说那样的话,你我姐妹一场,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,求你大人有大量,原谅我言语有失之过罢,我当真不是有心的,求你了。”告罪的话一说完,虞贵人便立刻投入到狼狈哭泣的环节,呜呜咽咽之间,很快便泪如倾盆。

    南姗:“……”你这是在演反转剧么!!!她在古代生活了二十一年,就没见过你这么玩的!!

    相较于南姗安静的无语,嫔妃堆却瞬间炸锅了,吐槽之声,绵延不绝。

    有的冷笑:“虞贵人,说眉贵嫔以前有私情的人是你,说她没有私情的也是你,怎么什么话都让你一人说了!”

    有的大怒:“虞贵人,你当咱们在这儿看耍猴呢你!”

    有的疑惑:“虞贵人,你之前说眉贵嫔与人有私情时,可是振振有词,现在却忽然改了话头儿,莫非其中另有什么隐情?”

    有的戏谑:“虞贵人,你这是又犯老毛病啊,逮着好机会时,便可劲儿踩几脚眉贵嫔,见势不对,便立即哭天抹泪装可怜,提你和眉贵嫔那点剩的可怜的姐妹之情,啧啧,本宫若有你这么个好妹妹,估计早被气死了,亏的眉贵嫔大度。”

    有的讥讽:“故意泼出脏水,然后再反过来说泼错了,还让被泼脏水的人原谅你?你当自个是无价之宝,人见人爱啊。”

    各种吐槽的声音潮水般涌出,挤兑的虞贵人脸红脖子粗,身子也微微的颤抖,拉着眉贵嫔裙角的双手,手背上青筋爆起,各指的骨节亦明显凸出,哭声只稍微顿了一顿,便又继续哭道:“梅姐姐,以前都是我不好,姐姐待我一片真心,我却猪油蒙了心似的糊涂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,求姐姐再原谅我一回吧,我以后真的再也不敢了,求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眉贵嫔面色苍白,瞅着哭的乱钗歪、狼狈不已的虞贵人,恻隐之色在脸上一闪而过,而后抬起眼睛,看向端然静坐的南姗,只疲惫的轻声道:“一切还请太子妃裁决。”

    虞贵人一听这话,当即跪转了方向,又向南姗痛苦流涕道:“太子妃,妾身今日犯下大错,惊扰皇上圣驾,叫梅姐姐受屈,不敢乞求原谅,只求太子妃从轻落,妾身已知错了,愿向梅姐姐负荆请罪,斟茶道歉,还求太子妃饶了我这一回吧,我以后真的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荣贵嫔冷笑道:“虞贵人进宫的年数,也着实不短了,明知故犯,实该罪加一等,还妄想从轻落?你当宫规是纸糊的样子,泥捏的架子?”

    瑾嫔亦寒声道:“正是呢,对高位妃嫔口出不逊,污蔑清白,然后,磕个头,认个错,再哭上一场,就成没事人了,那以后宫中还有何规矩所言?岂不要乱套了?”

    柔贵嫔拿帕子摁摁唇角,笑望安静而坐的南姗:“太子妃,咱们再怎么说,亦是无用,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南姗看着跪在身前的虞贵人,正色问道:“虞贵人,你确定眉贵嫔与人无私,你之前说过的话,纯属你捏造污蔑么?”

    哭得十分投入的虞贵人,稍微犹豫了片刻,才抽泣道:“是,妾身只是一时话急,才对梅姐姐出言不逊,并非存心污蔑,求太子妃宽恕妾身这一回,妾身以后真的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南姗勾了勾唇角,笑道:“原来是一场虚惊呐……”

    虞贵人见南姗笑语从容松快,似乎并无重罚自己之意,忙又继续自肺腑的忏悔哭道:“妾身自己一时胡言乱语,让梅姐姐名声清白受损,饱受委屈非议,心里实在后悔极了,以后定当日夜诵经进香,为梅姐姐祈福,以赎妾身今日之过。”

    南姗微一颔,温声道:“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你能幡然悔悟,没有一错再错下去,实属不易……”

    眼瞧着虞贵人似乎要被无罪开释的趋势,宜贵嫔忍不住插嘴问道:“太子妃准备如此轻易饶过虞贵人?那未免也太便宜她了,若是以后人人都如此效仿,那可如何是好呢。”

    南姗明眸微转,笑嗔道:“贵嫔还是这么急性子,本宫的话可还没说完呢。”

    宜贵嫔面容微赧,爽利的笑道:“本宫这张嘴啊,就是藏不住话,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,太子妃可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南姗谦和道:“哪里,哪里,贵嫔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再看向跪地等结果的虞贵人,南姗忽然换上一脸郑重之色: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无规矩怎成方圆,贵人虞氏以下犯上,出言不逊,污蔑宫嫔,扰乱宫闱,惊扰圣听,为正宫规纲纪,罚虞贵人禁足瑟落馆,反悔思过,禁足期间,任何人不得探视,服侍的宫人减至一内监一宫女,俸禄用度按采女供给,眉贵嫔无辜受冤,十一殿下无故受惊,理应抚怀宽慰,未央宫眉贵嫔和十一殿下,本月可支使双倍例银。”

   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