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5章n6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| 作者:北小端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对于容萱四长公主薨逝的消息,南姗并不感到特别震惊,因为自打入了秋后,容萱四长公主原本时好时坏的病况,就彻底病的糊里糊涂,被请去长公主府的御医们,一个个全都摇头叹气,表示已实在无能为力,只能再熬多久是多久。《

    南姗前阵子倒是出宫看过一回,算是代替静养的皇帝和忙碌的萧清淮,去探望妹妹和姑姑。

    病魔无情,南姗看到容萱长公主时,她已然十分苍老憔悴,她的眼眶深深陷了下去,十分虚弱地躺在被褥里,神智倒还算清楚,见了南姗的面,只能勉强挤出几个模糊的字眼,想再说点别的话时,却已没有足够的力气,那时南姗就听长公主府的长媳郑氏说,容萱四长公主近来连熬的软米粥,都快咽不下去了,已每日用参汤吊着续命。

    说实话,容萱长公主过世,南姗并不觉有多伤心,毕竟她和容萱长公主没有过多少交集,因为没有深刻铭骨的感情,也就不会有痛彻心扉的悲伤,她只是有些难以言喻的酸楚感慨。

    富贵在天,生死有命,谁都无法阻止死神的降临。

    又一个人的一生,从此成为过去。

    容萱四长公主的身后事,早就预备下了,又有内务府和礼部专职操持治丧之事,待到次一日,南姗和萧清淮换了素服前往长公主府时,阖府上下已然一片槁白之色,素白的灯笼,雪白的绫幔,全府上下皆是孝服,前来吊唁的人流虽络绎不绝,待客之仪却并不一团糟乱,十分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南姗与萧清淮停马下车后,即被谢家人恭恭敬敬请了进去,二人在灵堂前焚香祭拜时,男人嚎的撕心裂肺,女人哭的哀声不绝,一派可赞可表的孝子贤孙之景,拜祭完毕后,还需稍留片刻,萧清淮被谢家男人请去用茶,南姗则被谢家女眷迎进上厅。

    容萱四长公主久病床榻,作为长公主的两个儿媳妇,长媳郑氏与次媳苏氏几乎累脱了一圈,比南姗上次见她们时,更显憔悴消瘦,南姗表情肃穆,拉着郑氏和苏氏轻声关切道:“两位嫂嫂节哀顺变,四皇姑的身后事,还要靠你们二人张罗,你们也要多注意身子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郑氏和苏氏俱是眼圈通红,轻轻抹着眼泪,哽咽着声音道:“多谢太子妃关心。”

    容萱四长公主的两女谢婉芸和谢婉莹,她二人的眼睛已哭成了胖肿的核桃,神气悲伤低靡之极,南姗同样将类似的话,安慰了她们几句,然后,基本就只用等着萧清淮派人来通知她走人了,如今,萧清淮已几乎将皇帝的工作,全部包揽在了身上,每日要处理的朝务极多,根本没有很多闲暇在此久待,今日亲自来此吊唁一回,也算全了名义上的姑侄情分。

    稍微过了一会儿,南姗便听到外头有人报说蕙宁郡主来了,睿王爷与容萱四长公主乃是兄妹,萧清湘自也是容萱四长公主的侄女,没过多久,萧清湘便也来了上厅,南姗看到萧清湘给自己福身行礼时,心情甚是微妙,忙伸手相扶道:“大嫂嫂快免礼。”

    萧清湘眉眼平和,眼角还有未散尽的泪珠,携着南姗递来的手一道坐下,拿帕子摁了摁湿润的眼角,语气温柔道:“太子妃今日也来了,我原想着可能碰不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在别人家的丧仪场合,南姗碰到许久未见的家中嫂子,也不能表现的过于高兴,只能低调平淡的说着话儿:“论理论情,都该来这一趟的,太子素日事忙,今天出宫吊唁,也算是忙里抽闲,过不多久,我就得回去了……嫂嫂,大哥来了么?我好久都没见过他了。”

    不能常见母家亲戚,这是住进皇宫之后,最让南姗郁闷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听到南姗问及夫婿,萧清湘温声道:“来了,铭儿和旭儿也来了,这会儿都在别处呢,太子妃若是想见他们,让人去传个话便是。”

    南姗扭头,吩咐丹霞使人唤南铭和南旭过来,才又和萧清湘继续说道:“上回小芙儿进宫来,说铭哥儿考中了秀才,我知道了真是高兴。”

    长子一举即中了秀才,萧清湘相当慰藉欢悦,这么多年悉心的教导,总算一点没白瞎,道:“芙儿已将太子妃的贺礼转给铭儿了,他还是小孩子家家的,太子妃给的贺礼也太贵重了,只怕要惯着他了。”

    南姗微微莞尔:“哎哟,嫂嫂,我自个儿的亲侄子,还不兴我多疼点儿,再说,铭哥儿那孩子自幼懂事又稳重,比我那几个闹小子强多了……”跳过这个话题,南姗关问道:“爹娘身体好么,家里可都顺畅?”

    萧清湘的目光略有些玩味揶揄:“婆母身子骨很是硬朗,有几个小孙辈陪着,日子很是悠闲自在,至于公爹,太子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