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尔滨小说网 历史军事 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 第260章倒数第九大章

第260章倒数第九大章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| 作者:北小端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冬去春又来。

    当漫长凛冽的寒冬过后,萧朝终于迎来元启三十一年的春天。

    二月里头的杏花,已开得极是簇密繁丽,密密匝匝的一片粉艳,迷乱人眼的格外好看,晨起早膳后,南姗见天色晴朗,碧空如洗,便带了两岁多的萧明恺,到东宫的后花园溜达散步,去岁冬日的气候格外阴寒,为防年幼的萧明恺,吹了凉风脑袋发热,南姗一直很严格地控制他的活动范围,坚定杜绝萧明恺做一个爱在风中奔跑的少年。

    如今终于春归大地,气候回暖,憋闷了一整个冬天的萧明恺,在东宫的小花园里蹦跶跑跳好一会儿后,又扯着南姗做工精细的百褶裙摆,大声道:“母妃,去找父王玩嘛。”

    南姗瞅着自己被抓的裙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小盆友要什么时候送他去上学堂恁,她梦想中闲云野鹤的日子哟,肿么还是那么遥远,扯了朝气蓬勃最爱活蹦乱跳的幼子在怀,南姗搂着他软绵绵的小腰,细细与他讲道理:“恺恺,你父王在忙正事,咱们不能去打扰他,等你父王中午回宫用午膳了,你再和父王玩……”

    偎在南姗怀里的萧明恺,小嘴微撅,又退而求其次道:“那去找哥哥玩。”

    南姗捏了捏他的小肉脸,继续温声解释道:“这个也不行呐,你两个哥哥都在念书,他们要是逃课出来玩儿,先生会打他们手板,打手板可是很疼很疼的噢,你想让两个哥哥被打板子么……”

    将满四岁的萧明轩,现在已是全职学生,不再是之前的半兼职状态。

    萧明恺挠了挠小脑袋瓜,又兴致勃勃地想起一个玩伴人选:“那去找祖父玩。”

    南姗嘴角一抽,心里默默道,你去找闲散的皇帝老爷玩儿,还不如去找你那忙碌的老爹玩呢,娘能hold住你爹,对于你爹的爹,可是半点不敢hold啊,要是不当心触到了你皇帝祖父的逆鳞,后果可是大大的不妙喂。

    想是瞧到自己犹豫的神色,萧明恺的小嘴立时撅得更高,都快能挂上酱油**了,南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只得想办法转移幼子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半搂半抱着身上还带了奶味儿的萧明恺,南姗四下一望,然后灵机一动道:“恺恺,这样罢,你和母妃比赛给桃树浇水,咱们看谁浇得多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去岁刚栽下的一百棵桃树幼苗,今年还不会开花,二月又不到桃树抽嫩叶的时候,故而那一小片桃树林,现在全是光秃秃的枝干,看着甚是萧瑟凄凉。

    萧明恺很热爱运动,当即欢呼着吆喝了声好,南姗见他乐意玩这个,便吩咐人去准备浇水的物件。

    因午前进行了些体力劳动,南姗用午膳之时便胃口大开,萧明恺更是鼓着脸颊吃得欢畅,把食欲正常的萧清淮看得一愣又一愣,瞧儿子大口用饭吃得喷香,萧清淮心中满意又舒畅,遂用饭的闲暇之余,伸手拿起汤匙,从大海碗内舀了一勺子鸡汤,亲自喂到萧明恺嘴边。

    大概是在展示父爱的缘故,萧清淮的语气听起来既宠溺又温和,十分和颜悦色:“来,恺恺,喝口鸡汤。”

    正趴在碗沿上大快朵颐的萧明恺,将小脸从碗里抬起来,粉光润泽的小嘴凑到勺子边,一口便将香喷喷的鸡汤吸吞了,伸筷子夹豆芽儿菜的南姗,很适时的提醒道:“恺恺,等咽完了汤,记得说谢谢父王。”

    在饭桌上,萧明恺一直很听麻麻的话,便依言照行,甜甜的说道:“谢谢父王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莞尔一笑,嘴角两个笑涡尽露,顺嘴夸了句:“好儿子,真乖。”随手再舀起一勺鸡汤,又伸臂喂到了南姗嘴边,眉目春风般和煦:“孩儿他娘,也给你喂一口。”

    老公献殷勤,南姗直着脖子给喝了,然后又冲萧明恺笑道:“恺恺,你再替母妃谢谢父王。”

    又开始扒拉饭碗的萧明恺,鼓着脸颊说道:“恺恺替母妃谢谢父王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黝黑剔透的眸子,漾起一抹淡淡的薄嗔,似乎不满某人的投机耍滑,遂又舀起一勺鸡汤,再度喂给南姗,南姗很识趣的张口咽了,然后再叮嘱萧明恺替她表示感谢,萧明恺微微迷惑,却还是照做了,萧清淮轻瞪了南姗一眼,再次舀起鸡汤,南姗仍旧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最后,被无聊爹妈搞毛的萧明恺,很冤枉的大声叫唤:“我要吃饭啦”

    作为补偿,南姗负责给吃饱的儿子顺毛,摘了宝石簪花戒指的右手,一下一下又一下的揉在萧明恺的小肚子上,顺便柔笑问他:“好乖乖,舒不舒服啊。”

    萧明恺打了个十分满意的饱嗝儿,一脸幸福的发着小奶音:“舒服。”

    支肘斜躺在榻上的萧清淮,面无表情道:“孤也吃撑了。”言外之意是,我也需要被揉揉肚子。

    南姗挺想占萧清淮一个大便宜的回答你先叫声娘来听听,好歹将这个犯上的想法捂回去了,才笑嫣嫣道:“殿下,少唬我了你,我还没说吃撑着,你倒先喘上了,快睡你的午觉罢,时辰到了我叫你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眨巴眨巴眼睛,冲南姗勾了勾手指头,唇动无音:“你过来陪我”又对歪在南姗怀里的萧明恺弹了弹手指头,继续无声说话:“送他回屋”

    读懂萧清淮放慢速度的唇语后,南姗抱起舒服眯眼的萧明恺,温声哄道:“恺恺乖,母妃陪你回屋睡午觉。”

    一盏茶时间后,萧清淮拿南姗的大腿当枕头用,阖着眼惬意的假寐,南姗的手指揉摁在萧清淮的脑袋上,温声如蜜:“你叫我这么给你摁来揉去的,你还睡得着么你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微微睁眼,含笑伸出了手臂,轻轻勾低南姗优美的颈子:“我精神好的很,不困。”

    南姗亲了亲萧清淮的眼睛,低声劝道:“不困也得眯会儿,听话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一骨碌翻身起来,将南姗面对面地抱坐在怀里,又拿手指尖戳了戳她脸颊,眉眼俱笑道:“现在就你敢说,让我听话的话了。”

    南姗抱着萧清淮结实的腰,枕在他的肩头,嗓音娇娆:“在屋外,我听你的,只要在屋里,你就得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和南姗相处这么多年,萧清淮早已温绵成绕指柔,遂无条件地笑道:“好好好,听你的,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南姗在萧清淮脸颊啵了一口,满意而赞:“好殿下,真乖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眸光一深,轻轻蹭着南姗柔软的面颊,低声暗示道:“那你晚上的时候也要乖些,我很需要你,小心肝儿。”

    南姗努力板起泛烫的脸蛋儿,推开萧清淮开始胡作非为的爪子:“现在还是白天呢,你先老实点儿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低低一笑,拿手覆到南姗的眼睛之上,嗓音低哑:“姗姗,你只要闭上眼睛,那就是天黑。”

    在午睡时间也能玩一把夫妻打架什么的,南姗对此也是醉了,沐浴洗身后的萧清淮,自己往身上套着雪白的里衣,一边垂低眼眸系带子,一边和神色慵懒披头散发的南姗说话:“你好生歇午觉,我去前头忙正事,今儿个事不多,处理好了会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南姗抱着被子翻了个身,丢给萧清淮一团乌压压黑丽丽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系好衣带的萧清淮,微微俯身,拨了拨南姗凌乱的发梢,凑在她耳边呼气热呵,轻声笑道:“这就生我气了?那不如我留在宫里陪你,等你何时气消了,我再去前头办正事。”

    南姗一骨碌翻身坐起,握拳捶了萧清淮好几下,嘟囔道:“你还嫌我不够丢脸呐,收拾好了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见南姗从被子里钻出来,明媚的春光有些外露,凝看两眼的萧清淮,提起被角将她捂好,唇角弯弯而翘:“你是我的妻子,我是你的夫君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