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尔滨小说网 历史军事 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 第269章倒数第九大章

第269章倒数第九大章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| 作者:北小端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元启三十三年,新春刚过,五十七岁的元启帝萧元德宣布退位,二十五岁的皇太子萧清淮登基为帝,君临天下,改年号为清历,尊元启帝为太上皇,同时册封太子妃南氏为皇后,封号贤俪,母仪天下。

    萧清淮的登基大典,南姗无缘亲临观看,待到封后大典时,规格场面甚是盛大隆重,在礼节繁冗的一系列仪式下,身临其境的南姗,已快被头顶沉重的fèng冠压弯脖子,却还得强撑端庄姿态,听礼部官员宣读立后诏书,再从萧清淮手中接过金册诏书以及fèng印,叩谢皇恩行大礼之后,方算礼成,礼毕之后,南姗和萧清淮继续接受文武百官的朝拜,待一回东宫,南姗便赶紧叫人摘了重到发指的fèng冠,轻轻揉着她可怜的脖子。

    一早上未见母亲的萧明崇,宛若一只笨拙的小鸭子,一晃一晃地摇走到母亲腿边,伸着胳膊吐着奶音要抱抱,正搓着脖子的南姗无语望天,叹气道:“这谁家的小孩儿,怎么这么黏人呢”

    已脱掉龙袍换上家常便服的萧清淮,从寝殿里神采奕奕地走出来,冲萧明崇拍拍手掌,温声和气:“崇崇过来,爹爹抱抱。”

    才过周岁的萧明崇咧咧小嘴,欢快地改为奔向老爹的怀抱。

    萧清淮抱了萧明崇在胳膊上坐好,又逗他玩笑嬉闹几句,挨在南姗身旁坐下,瞧她眉目如画的脸上微有倦意,便道:“累着了?”

    南姗将脑袋往萧清淮肩头一栽,抱住他的腰,熟练的撒娇卖乖:“你说呢?回头,你把我那fèng冠在脑袋上顶一晌午,看你累不累。”说着,又腾出一只伸手,捉了萧明崇柔软的小手,放在自己脸上摩挲几下,南姗笑语柔脆:“崇崇,今天乖不乖,有没有哭啊你。”

    萧明崇吐字不清地咿呀了几声,便又探着身子往南姗身上爬,萧清淮好笑地拍了一下幼子的屁股,才将怀里的黏娘包塞了出去,然后将老婆孩子一起搂着,嘴里闲聊道:“既累了,那就先略躺会儿,待用了午膳,再好好歇个整觉,你从年前一直忙到年后,也该清闲清闲了。”

    “清闲清闲?”南姗抱着在怀里拱着玩儿的小儿子,无奈地扯了扯嘴角,低声嘟囔道:“有这臭小子天天黏着,宫里又有这么多事,我怎么偷懒清闲呀,远的不提,明天京中女眷来宫朝拜,我能躲着不去么,七王爷不日便要大婚,我能不管不问么,还有,皇上的那些后妃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后妃。”萧清淮面无表情地插嘴强调道。

    南姗扑哧一笑,软语道:“好好好,是我说错了,是父皇的妃子们,要搬到太妃住的宫殿群,我总不能当甩手掌柜吧……”舒服地靠在萧清淮怀里,南姗又微蹙了眉头,低声道:“你这几年,整日起早贪黑,忙得连轴转,才是真的辛苦,你什么时候能清闲清闲,那才好呢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捏捏萧明崇的肉脸蛋,含笑瞅着南姗,悠悠道:“知道我辛苦,你近来还老让我吃素?”

    南姗张嘴便反驳:“谁老让你吃素了?哪一顿膳食,我没给你好好搭配荤素……”却在萧清淮饱含深意的目光中,眼睛抽搐地改了口:“哎,你这人我那几日刚好身子不宜,你又不是不知道,今日又要早起准备参加大典,昨儿才没有依你。”你要不要这么馋啊。

    萧清淮摩挲着掌间的腰肢,在南姗耳边轻轻吹着热气:“那今天呢。”

    都十来年的老夫老妻了,居然还一闲着就挑逗她。“依你。”南姗才说让萧清淮开荤,便瞧见萧清淮眼睛跟饿狼似绿了绿,为防明天早上爬不起来,将脸丢到满京城,南姗赶忙加上附带条件:“不许闹太久没节制,你明儿是不用早起上朝,可我还得早些起身呢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咬住南姗的耳垂,低低发笑:“我唯一可振夫纲的时候,你还这般诸多要求,真是可怜见的……”

    南姗斜眼看萧清淮:“是挺可怜见的,那我要不要把三宫六院给你张罗满美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拿这些醋话酸我。”萧清淮伸手捋捋南姗柔软的鬓发,嘴角梨涡隐现:“我的三宫六院不住美人,只住儿子。”说着,又捏捏萧明崇的小手掌,叹气道:“若崇崇是个闺女便好了……没个女儿,到底遗憾些。”

    南姗哼哼两声:“遗憾什么?我娘三十五岁时才生我,你若想要闺女,咱们接着生就是了,轮也该轮到丫头了。”

    萧清淮抱着南姗略摇了摇,轻轻笑道:“不生了,以后不生了,没有闺女,以后逗孙女玩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南姗伸指头戳戳萧清淮的下巴颌儿,眸光流转:“除非咱们每天晚上都规矩歇着,不然,谁知道什么时候又怀上……哎,不说这个了,你别光想你还没影的闺女了,你也想想你那五妹子罢,总将她一直禁着足,也不是个事儿,外头都大赦天下了,你打算什么时候放她出来,再给她指一门婚事呐,再过几天,她就满整十五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提了,那就明天撤去禁足令,成国公年前已奏本上书,先前的赐婚已然作罢,唔,待过了今夏,再给她寻一户门第,年前送她出阁便是。”萧清淮随口回道,又轻弹一下南姗的额头,嗔道:“方才不是说累么,先在榻上歪会儿吧,脖子还困不困?我来给你捏捏。”

    南姗俏皮的龇牙,眉目喜乐道:“小五哥,你真好哎……”正在鹦鹉学舌的萧明崇,嘴角流着哈喇子道:“好,好,好”萧清淮拎起一块软帕子,熟练地给萧明崇擦口水,好笑道:“小东西,你知道什么呀,一个劲的好好好”

    不过,到了夜晚就寝时分,气息暧昧荼蘼的锦帐里,萧清淮十分无奈地听老婆一口一句你讨厌,坏死了你,你又说话不算话,还有完没完,十年了,被他疼爱过无数回的人,模样依旧娇美妩媚,滋味仍然**蚀骨,欲罢不能地吞掉所有言语,夜还那么长,当然没有完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萧清淮以手撑头,斜斜地躺着,月牙蓝的寝衣领口敞开着,露出一片肌里紧实的皮肤,笑的格外阳光灿烂:“还赖着不起床呢,看来是真累着了。”见裹着被子的南姗使劲拿眼瞪他,继续笑言:“谁让你以前老哄我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